->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 > 年味儿浓

年味儿浓

作者:高雪

     农历腊月二十三,在北方被称之为小年,小年的到来,预示着已经进入了年关,之后的日子,过年的气氛一日浓似一日。在我的老家,小年刚刚来到,老人们就会念叨“二十 三,灶王老爷上了天;二十四,刷下对子写大字;二十五,家家户户糊窗户;二十六,上街去割过年肉;二十七,全家老小都洗脚;二十八,糕儿馍馍两笸箩;二十 九,提上壶壶灌烧酒;年三十,供上祖宗摆上肉。”就这样日日有安排,要一直忙到除夕下午,才开始整点新衣帽,除夕之夜,包饺子、吃饺子,各家各户通宵不 眠,熬夜守岁。

     虽然我家来到云南已经有数十个年头了,可老家过年的部分风俗至今依旧沿袭着,蒸年糕、蒸馍馍、包饺子吃钱币、熬夜守岁、贴春联、挂年画,年年如此。这不,才进入腊月,家里人就忙乎上了,纷纷为新年的到来做着准备。

     记忆中,每年三十的晚上奶奶都端坐在灶堂边的面板旁,手中滚动着擀面杖,擀出一个个又薄又圆的饺皮,灶炉上的大锅静静地等待着饺子的入肚,火光跳跃着,映 衬着奶奶饱经风霜的脸。在厅房里,则是一家人团坐在一起包饺子,这张画面几乎已经在我的脑中定格,成为我心目中过年的开始,只要一闻到那股饺子的香味,一 种古老的年味儿就迎面拂来,暖暖地映在心间。

     当除夕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就是大家动筷开始吃饺子的时候,沉甸甸的饺子,包裹着大家来年丰腴的希望。别小看了这些饺子,其中可暗藏机密。在我家 里,包饺子的时候,大人们就会在其中的一些馅子里放上洗净的硬币,面值不一,数量有限,就看谁有好的运气可以吃到最多的钱,吃到钱币的人预示着来年将交好 运,财源广进,大吉大利。家中的孩子通常是最熬不住夜的,还没到午夜十二点就开始打瞌睡,可为了吃到包有钱币的饺子,还是努力支撑着,甚至用手提着眼皮以 至于不会睡着,样子看起来煞是好笑。为了吃到更多的钱币他们常常故意扒开饺皮一看究竟,没有钱币的便悄悄放进大人的碗里,自己只吃有钱币的,还经常会闹出 不少笑话,引得众人哈哈一乐。大人小孩为了中这份头彩,胀坏肚子者也不在少数。

     饺子吃罢便开始守岁,人们说子女于除夕守岁,可为父母添寿,孝顺的子女为了让这个古老的传说应验,个个都是熬一晚上不睡觉的,为了能够度过这个漫长的夜,大家打扑克、放鞭炮,一夜都不消停。

     用黄米面蒸的年糕和用白面蒸的花馍馍也是过年时家中必不可少的主食,年糕里面包着玫瑰、豆沙馅,一口咬下去,那甜蜜的滋味就涌上心头。这种年糕与南方 的年糕甚是不同,南方的年糕大多用糯米做成,而这种年糕则是用北方特有的黍子去皮磨成的黄米面和糯米和在一起做成的,蒸熟后的年糕吃的时候放入油锅中一 炸,就会变得金黄,透着喜气,同时也寓意着一年更比一年高。花馍馍就是将馒头上镶红枣做成花的模样,听老人说,这种花馍馍过去是用来祭祀和祈祷的,在老家 至今都还有人家保留着用花馍馍祭天、地、神的风俗。奶奶每年都蒸花馍馍,只不过它已经不再作为祭祀品,而是正月里全家人的一种主食了。

     在人们“年味儿淡淡远去”的抱怨声中,让我欣慰的是因为一直保留着老家的传统,过年于我还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日子。午夜时分,坐在家中的电脑面前,敲打着这份文字,阳台上两盏新挂上的灯笼,朦胧中多少传达出一丝年味儿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