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实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纪实文学 > 嘘——别吵醒咱“最可爱的人”

嘘——别吵醒咱“最可爱的人”

9月812时。罗炳辉广场。

这 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帐篷,有蓝色的,也有白色的。蓝色帐篷是用来安置灾民的,而白色帐篷是用来救灾的医疗点。不时有医务人员巡游在广场上,时不时地喷点儿 消毒药水,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呛的人发晕。在帐篷周围,有小孩子来回穿梭,纯真的心灵还感受不到地震带来的伤痛。还有哭泣的、呻吟的、议论的,声音此起彼 伏,都在诉说这场天杀的地震。

此时,距离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了近25个小时。

地震阴霾笼罩下的彝良县城如同一个折断了脊梁骨的伤员在低声呻吟,残酷的现实不经意地就撕裂了人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过 不了多时,只见几个武警官兵抬着一个伤员向临时搭建的“帐篷医院”奔来,随即便传来白衣天使们忙乱的声音。“快,拿药水来。”“钳子给我!快!”声音急促 而又大声。紧接着,一群人呼啦啦地涌向“帐篷医院”,都拼命往里探望,想第一时间了解被救者是不是自己的亲人,帐篷被挤得摇摇晃晃,迅即便是护士的呵斥 声,伤者亲人的痛哭声,来回奔跑的噼噼啪啪声……空气中充斥着凌乱而又紧张的气息。

可是,饶是声音如此凌乱,如此刺耳,也吵不醒这十多个横七竖八躺倒在广场一角的人。他们或倚着墙角,或靠着小树沉沉地睡着了。他们太累了!连续25个小时与灾魔作战,纵是铁打的也疲惫不堪。从他们头上到脚下覆满的泥土来看,他们一定在山上、在雨中,在废墟上、在尘土中与灾魔搏斗了很久;从满手的血泡、血肉模糊的手指来看,他们一定用双手代替了锄头铲子之类的工具,在残砖瓦砾中寻找生命的迹象。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支撑不住了,却坚决拒绝了老百姓给他们腾出来的帐篷,而是选择一个广场旮旯,倒头便睡着了。

在他们睡去的地方,周围一片寂静。人们都自觉轻手轻脚地通过,尽可能小心翼翼,不弄出响动。有的稍微不注意说话大声了点,旁边的人便会拍拍他,然后指指倒在地上的官兵说:“嘘——轻点!别打扰到他们。”

大伙都不忍心去惊扰这些才从救灾“战场”上撤下来的“最可爱的人”。

一位老大妈看到这些兵娃子,甚是心疼。当即从帐篷里拿出了床单,轻轻走近,将其盖在了官兵身上。那满脸的慈祥和轻柔的动作仿佛是一个母亲正在为熟睡的儿子拉衣被,担心儿子着凉。

一 位白发老人围着熟睡的官兵绕了几圈,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原来,老人的儿子也是一名武警,地震后,他便失去了儿子的消息,他似乎想从这几个官兵中找出自己的 儿子。可是,仔细端详过,并没有。他摇了摇头,带着些许失望静静地走开了。他深信此时此刻儿子一定奋战在某个救援现场,或者也和这些疲惫的战士一样在哪里 熟睡了吧。老人渐渐走远了,但他并未离开,只是站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这些可爱的战士,眼中噙着泪花。

过路的人一拨又一拨,他们总会向这些官兵投来钦敬的目光,有的也许还是曾经被这些官兵们搀扶着走出绝境的灾民。

一个小男孩蹑手蹑脚地向这些官兵叔叔靠近,他手里抱着矿泉水瓶,轻轻地放在了官兵身边。“你长大了也去当兵吧!好不好?”男孩的妈妈在一旁问道。听妈妈这样说,小男孩高兴极了,蹦跳地拥向妈妈怀里,不停地点着头。一个绿军装的梦就此在男孩幼小的心里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