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纪实 > 跨世纪的飞跃

跨世纪的飞跃

作者:韩声雄 来源:《山与海的呼唤》 发布时间:2014-08-08

题记:历史像一面镜子,折射过去,照亮未来

 

40年,沧海桑田,弹指一挥间。然而,对于云南边疆25个少数民族的1000多万同胞来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40年却是翻天覆地的40年,是光华灿烂的40年!

他们从深山峡谷走来,从原始森林走来,告别了苦难沉重的昨天,实现了跨越世纪的历史飞跃;

他们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前进,正以矫健的步伐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展现祖先的风姿,时代的风采!

是谁使他们获得新生?是谁使他们走上幸福的康庄大道?一首独龙族颂歌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没有太阳的光辉大地就没有光明,

没有天上的雨水万物就不能生长,

没有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啊,

就没有少数民族的今天!

活的社会发展史

莽莽的原始森林里,几个赤身裸体,腰间挂着树叶的人正用竹竿狠命摩擦。闪烁的火星终于引燃地上的芭蕉根,人们大声欢呼起来。你一定会认为这是太古时代燧人氏钻木取火。不,这是20世纪50年代初,生活在我省哀牢山深处的苦聪人(拉祜族)兄弟的真实写照!谁能相信,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我省25个少数民族的几百万同胞中,竟然只有60%的人进入地主经济阶段,而40%的民族兄弟仍然处于奴隶社会、封建领主社会和保留着原始公社的残余!外地来的历史学家惊奇地发现,新中国成立前夕的云南各民族,竟是一部活的社会发展史!

1950年,红太阳的光辉照亮了雪山峡谷。共产党、毛主席派来的中央慰问团带来了温暖、希望。在圭山长湖边,他们向各族人民转赠毛主席题词:“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在怒江峡谷、中甸草原,他们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做好事、交朋友。在哀牢山深处,人民解放军风餐露宿,用了整整5年时间,终于把“世世代代不见天”的2177个苦聪人全部请出原始森林。在古丝绸之路上,傣族土司代办方克光应共产党、毛主席的邀请到北京观礼,在途中突然遇到土匪袭击,负责护送他的解放军师长査玉升,一面命令自己的警卫员背着方克光火速离开险地,一面奋不顾身,端着机枪,带领战士与数倍于我之敌战斗。当方克光握着毛主席温暖的大手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这些长期被帝国主义、反动派称为“劣等民族”,历来遭受民族歧视、民族压迫和掠夺的同胞,而今天却成了共产党的“上宾”。

多么鲜明的对照!多么强烈的反差!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最知道光明的可爱,历来被压在最底层的人,最懂得平等自由可贵。他们真正从内心欢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民族平等”原普洱区各族人民刻石立碑,庄严宣誓:“团结到底,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

从民族实际出发,按民族意愿办事

1979年,春风又绿江南岸。云岭高原陷入了深沉的反思:新中国成立以来,云南边疆为什么有时候发展快,有时候发展慢?有的时期社会安定,民族团结,有的时期动荡不安?

新中国成立初期,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实现政治、经济、文化上的解放,社会改革是民族解放的重大步骤。然而,怎样进行社会改革却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云南省委在党中央的民族工作方针指引下,排除左右干扰,坚持 “从民族实际出发,按民族意愿办事”的实事求是的方针,慎重稳行。根据边疆各民族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采取各种不同的社会改革方式。就这样,佤、傈僳、景颇、独龙等还处在原始社会末期的少数民族同胞直接过渡,踏上了社会主义的金桥。奴隶制度统治下的小凉山,共产党不仅通过和平协商废除了奴隶制度,还为遭受残酷奴隶制度迫害,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奴隶办起了农场,使百年的奴隶获得了新生。对少数民族中暂时存在的落后习俗,也是依靠各民族自己逐步革除。

正确的民族政策像灯塔,指引着边疆各族人民沿着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阔步前进!

然而,明亮的天空飘过黑云。20世纪50年代末期和“文化大革命”期间,边疆大地也长满了荆棘,遭到了蹂躏。违背历史唯物主义,违背客观实际的做法,又迫使边疆各族儿女陷入困难的境地:苦聪兄弟再次逃入深山老林,苗族同胞大量搬家,边民大量外流……

反思使边疆大地上的领导们再次认识了这样一条真理:“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能强迫任何民族的人民接受任何用来替他们造福的办法,否则就会断送自己的胜利。”云南要建设具有多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保证边疆安定团结、稳定繁荣,只能按照民族实际,按照民族意愿,采取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决定工作方针。

高山消除了云雾更峥嵘,江河冲开顽石更澎湃。红土高原在民族工作上坚决的拨乱反正像春风抚平了老阿爸阿妈充满忧虑皱纹的脸。省委、省政府从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生产力实际出发采取的一系列比内地更为特殊优惠的政策,放开了民族同胞的手脚,振奋了他们的精神,占全省61%78个县市成为民族自治地方,使占全省少数民族83.8%的同胞当家作主的权利进一步得到保障。1987年,省委又根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明确提出我省边疆民族地区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低层次,一切工作都必须适合这个社会发展状况。这种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态度,进一步加深了我省省情的再认识。云岭高原再次出现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为了实现事实上的平等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云南边疆,高山是黄金岭,河谷是聚宝盆。富饶令人瞩目,贫困使人心颤。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现在,当你再次踏上曾经是瘴疠之乡、荒山野岭的南疆沃土,流连于全国第二大胶林基地之中,听着像青纱帐一样的甘蔗林甜蜜的欢歌,看着满山满岭绿波荡漾的茶叶基地,在记忆的屏幕上,映满源源外运的有色金属、木材、冬早蔬菜、水果……他别是当你置身于新中国成立前还是集体住“长房”,刀耕火种,共耕共食,以物易物的景洪县基诺山基诺族同胞之中,亲身感受一下他们开始走向现代化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生活,体验一下“北有鄂伦春,南有基诺族”的赞誉给他们带来的自豪感,你一定会感慨万端:“真是换了人间!”

是呵,名族要真正在经济文化上翻身,实现事实上的平等,实在是一场比民主改革更为艰巨漫长的革命。然而,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却能够创造一切必要条件,帮助少数民族实现经济文化上的飞跃。

我们政府为民族地区绘制了一张张经济发展的蓝图,送来了大量资金和物资。到去年,国家对民族地区累计投资共120亿元,最近10年来,我省对民族自治地方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就达80亿元。民族地区的大型电站、机场、数万里公路(驿道)、大量的交通能源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无不浸透着社会主义温暖。

汉族老大哥来了,先进地区的专家技术人员来了!在国家的宏观调控下,全国、全省人民以各种方式支援帮助民族地区发展。仅上海就与我省14个边疆民族地州市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对口支援关系。

输血和支援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才是使各民族摆脱贫困、共同繁荣的根本法宝。各民族都千方百计增强自己的造血机能。当商品生产的浪潮席卷边疆大地的时候,外因通过内因释放巨大能量。古老的共耕共食和现代的商品生产,原始平均主义和资本的积累,低级的以物易物和大规模的商品交换,新旧体制的碰撞,新旧观念的冲突交织在一起。终于,改革开放的金钥匙开启的沉重的大门,不断进取为民族精神结出了丰硕的果实:独龙族人民新开辟的草皮街上出现了第一代经商者,元阳县现代化的工厂里站起了第一批哈尼族产业工人,多姿多彩的民族艺术节迎来五湖四海的客人,滇西、滇南各自治州面向渡口、东南亚开放,文山、红河向广西、沿海出击,迪庆、丽江沿滇藏公路挺进……

在雄伟的改革开放交响乐声中,以贸易为先导、农业为基础积极扩大对内对外开放的德宏州,采取一系列综合措施、扎扎实实推进山区综合开发的西双版纳州,先进不停步、努力争上游的大理、红河、楚雄等州,一大批因地制宜、充分合理利用本地资源调整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面向国内外开放的典型,像烂漫的山花竞相开放。文山、丽江、怒江、迪庆等自治州高举着自信、自强、自立的旗帜奋勇向前……整个民族地区,农业商品率由1978年的28.9%上升到52%。工业白手起家,去年各类工业企业已达2800多个,产值近50亿元,民族工业欣欣向荣。曾经长期受援的民族地区,最近10年,就向国家提供了上百万吨有色金属和食糖,数百万担茶叶、油料,上千万立方木材,以及大批热带水果、冬早蔬菜、药材等土特产品。

随着商品生产的发展,一个尖锐的矛盾又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各民族要求尽快脱贫致富的愿望强烈地表现出来,经济纠纷大量增加;少数民族地区和先进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看不到这点,就会脱离少数民族群众,成为影响边讲团结稳定的重要因素。1987年,省委、省政府上下求索,因势利导,及时推广新平县鲁奎山铁矿、凤庆茶厂、元阳罐头厂等典型,把国家开发资源同发展当地民族经济、提高民族素质,城市加工工业的发展同农村原料基地紧密结合起来。与此同时省里已决定对民族地区经济采取倾斜政策,一项新的资源开发和社会经济发展计划正在制定实施,各民族事实上的平等正在变为现实。

用自己的腿走自己的路

有人问:40年来,我省边疆民族地区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发展?元江、宁蒗、西盟等典型正反两面的经验教训都证明:除了正确的路线正策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个少数民族在前进中有了自己的带头人。党在少数民族地区的主要任务,就是大力培养和依靠具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少数民族干部,努力帮助少数民族提高民族素质,真正用自己的腿走自己的路,才能最终得到彻底解放。

40年沧桑,星移斗转,党始终没有忘记这一条。现在我省少数民族在校生已达195.3万多人,占全省在校生总数的28.98%。全省民族干部已达16.3万多人,占全省干部总数的21.56%

路在延伸,“腿”正变得更加坚强。云南边疆各民族人民,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沿着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