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楚雄州文联策划的一重大主题创作项目即将结案

楚雄州文联策划的一重大主题创作项目即将结案

作者: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8-23

 

                             楚雄州文联策划的一重大主题创作项目即将结案

                               ——“1133”战略成为文学要角粉墨登场

                              云南纪实文学网访谈楚雄州报告文学作家帕男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楚雄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着力实施一极、一枢纽、三高地、三区的“1133”战略,努力把楚雄州建设成为滇中城市群新增长极,国家“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重要战略枢纽,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建设“中国彝乡·滇中翡翠·红火楚雄”。

“为时代塑像,为人民抒怀”成为作家的使命和要求“1133”战略成为文学要角粉墨登场,南纪实文学网访谈了楚雄州报告文学作家帕男。

 

云南纪实文学网:帕男先生,您好!我们没有想到你的《威楚雄彝》这么快就呱呱坠地,恭喜。除了恭喜,我还是表示不解,你的报告文学几乎都是小地域题材,而且乐此不疲地坚持这种小地方写作,像这样与人有密切关系的非虚构报告文学,有一定的风险性,你没有一点担心吗?

帕男:首先欣慰,老朋友见面,格外开心,祝贺也好,恭喜也好,都在其次了。《威楚雄彝》不是一朝一夕写出来,单积累资料就超过了200万字,可见工程量不小,最后还要回到创作。写作没有小地方、大地方写作之说,此前听到所谓小地方写作,我就觉得这样的命题根本就不成立,恕我不在这里举例,大家百度一下就知道了。地域限制,难逢难遇大事件倒是真的,但并不影响创作,小事件,大主题也是存在的,比如《中国在梁庄》。写类此题材,是有点吃力不讨好的情况,我把它归纳出来,有“三怕”:一怕世事变化多端,二怕事实琐碎杂乱,三怕出版艰难无比。而且写砸也是有可能的,遇事不顺,遇人不淑,遇时不济。但我始终坚持,今终于成书,感恩知遇之人。

 

云南纪实文学网:据我们了解到的,你已经创作出版了8部报告文学,这些报告文学包括了《高原潮》《阳光地带》《穿过神话之门》《裂地惊天》《滇,我的那个云南》《芳泽无加》《大江歌罢》《格局·楚雄经验密码》8部共计200余万字还多。可为什么你还要创作《威楚雄彝》,觉得过往创作的报告文学还不够份量,还是不够影响力,还是闲极无聊的选择?

帕男:什么叫“闲极无聊的选择”,我压根就没有闲极无聊过,写作是爱好,必须强调是真的爱好,深入到骨子里的那种。我对写作或说报告文学十分忠诚,这是我25年传媒生涯养成的。报告文学的力量就是因为真实,它既与现实生活有密切的关联,又有鲜明的价值取舍和现实针对性。

我过去确实写了不少报告文学,结集或长篇就有8不之多,论多篇差不多是几十篇。一批报告文学还获过奖,譬如选入《高原潮》一书中的报告文学《背负哀牢》获得了第四届“中华大地之光”征文特等奖,特等奖只有两篇,9700件作品参评,获这样一个奖肯定不容易。另外一篇《星宿情缘》获第五届“中华大地之光”征文一等奖,我申明一下,不是交钱就可以拿奖那种。长篇报告文学《裂地惊天》获得了楚雄州首届“马缨花文艺奖”一等奖,唯一的的一部报告文学获奖。出版和发表的报告文学,我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的,而且,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也就没有所谓的过往和今天之别。不过,我还没有写出一部在全国巨大有影响力报告文学,这是我一直坚持和努力的方向。

你问我为什么要创作《威楚雄彝》,这个很简单,就是需要两个字。有哪个的作品不是需要才创作?起码是你自己的需要、读者的需要,往大处说,是时代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威楚雄彝》是楚雄事业发展的需要,是文联的需要,我的需要。说来话长,今年换届,迎来新的主要领导李光彪同志,他洞悉到了主题创作服务于中心的短板,一方面推动实施1133”战略、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轰轰烈烈,一方面是作家的无动于衷,他决定下决心抓几部作品,首当其冲的就是报告文学集《鏖战——楚雄州脱贫攻坚纪实》的及时运筹,然后是“1133”重点创作项目的启动等等。“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 ,因此任何这样的作品创作出版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云南纪实文学网:该书有个副标题“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楚雄答卷”是不是太标签化了?《威楚雄彝》是什么意思?

帕男:标签化不可怕,可怕的是动辄贴标签的人,或者说连标签都没有,哈哈。老朋友,我不是说你。在这里,我不能不说标签化思维,首先是人们习惯以“贴标签”的方式,用长期以来形成的对某个群体、某类事物的刻板印象,评判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其次是许多人在对事实不甚了了的情况下,就草草做出评判,原因在于受非白即黑、以偏概全的标签化思维所累。而且有的“标签”必须要贴的,因为“1133”是楚雄州特有的产物,“中国彝乡·滇中翡翠·红火楚雄”也是无二产品,固然要贴上自己的标签,好吆喝,好相认,好传播,这是事实,也是我创作本书的初衷。归根结底一句话,我写的核心内容就是楚雄州“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你要了解新的楚雄,读这部书便是,免得“众里寻他千百度”。

叫《威楚雄彝》这个书名也不少拍拍脑袋就出来了,想了很久,才获灵感。其实“威楚雄彝”,并不是什么成语,只有把几个有特别含义的字捏在一起。第一二个字“威楚”是楚雄的古称,南诏立国前爨族酋长威楚筑城居此,因名威楚城。大理时置威楚郡,蒙古宪宗六年(公元1256年)改威楚万户府,元至元八年(公元1271年)改为威楚路,明初才改了楚雄府。中间二字为“楚雄”,为现称。最后一个“彝”当然是指彝族、彝州了。几个字组合起来也就成了“威武、威势、威严、威风、威仪、威名的楚雄和雄壮、雄伟、雄浑、雄姿、雄起、雄大的彝州,故取书名“威楚雄彝”,其实再也恰当不过。

而且在彝族史诗《梅葛》中唱道:“远古的时候没有天,我们来造天;远古的时候没有地,我们来造地。”可见楚雄彝人的气魄。

 

云南纪实文学网:你对《威楚雄彝》的出版有何期待?

帕男:谈期待就多了,首先期待更多人接受《威楚雄彝》出版的事实,说长道短没有任何意义。其次,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来形容都觉不妥,只留“踏破铁鞋”倒是真的。再次,楚雄是我的楚雄,也是你的楚雄,楚雄的发展需要“众星捧月”般的支持、呵护。我的最后一点期待:不求好卖,但求不亏。众人都知道,报告文学的销路是一作家的一大硬伤。呵呵,望有钱的捧个钱场,无钱的捧个人场。(原谅我的这点江湖习气)。


(—蓝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