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云岭骄子故事·孙文胜】 厚积薄发创大业

【云岭骄子故事·孙文胜】 厚积薄发创大业

作者:王永良 来源:《云岭骄子》 发布时间:2014-08-29

    

    孙文胜,他年轻时跟许多农村人一样,早早地便辍学回家,开始为家里的经济奋斗打拼。也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听闻沿海地区经济发达,慕名而去。但是,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很多年后,当和他一起走出的人还在帮别人打工时,他自己早已当上了老板。当然,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他历经了很多别人想不到的坎坷和辛酸。成功的背后,是数不尽的汗水。

从学生到打工仔

    孙文胜,1979年出生。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他年幼时,他的哥哥们都已经长大在外面工作,故家里的条件相对于同村来说,稍显优越。

    但是不管怎样,孙文胜还是在很小年纪时就参加了农业劳动,甚至给别的家庭打工以补贴家用。小学的时候,他经常帮别的人家背烟包。天还未亮,他就得起床去雇主家集合,然后往山里进发。一个单程就有二三十公里,几十斤的烟草沉甸甸地压在身上,一个来回只能赚到一块钱。虽然拿到的钱少得可怜,但是年幼的孙文胜还是为自己能赚到钱而兴奋不已。当他把自己辛辛苦苦挣到的钱交给父母的时候,他显得特别自豪,他觉得自己长大了,能为这个家庭的吃穿住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哪怕他只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由于是家中唯一一个还在上学的孩子,所以父母对孙文胜格外器重,把太多的期望倾注在他的身上。也是因为这样,父母对他的要求十分严格。尽管家教严厉,但是孙文胜却是一个充满义气的人,初中的时候因为没有揭露同学犯下的错误而被班主任从学校劝退。时至今日,孙文胜也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他说,他永远记得语文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也就是这份傲骨,一直支撑着他。

    回到家的孙文胜自知愧对父母,便想自己出去打拼事业,不再连累家庭。1994年下半年,孙文胜收拾好行装,去了玉溪通海。他和几乎所有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一样,没有技术,没有文凭,只能选择去工地上卖体力。他给人提沙灰,担水泥,工地上几乎所有的累活脏活他都做遍了。很快,他的手就开始蜕皮。不能再用手提重物的孙文胜就用扁担挑。他十分卖力,并不输给一个成年人。但是他还是必须面对成年人每天拿8个工作分,而他只能拿6个的事实。

    第二年,通海的工程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孙文胜继续前进去了昆明。在昆明还是跟在通海时一样,他只能出卖自己的体力。直到1996年,孙文胜才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挣到的六千多元回到了家。他回家有一个打算,考取汽车驾照,买一辆货车来帮人运货赚钱。但是单独考驾驶证就花去了孙文胜一万多元,身上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他的买车梦也就破灭了。

从工人到高管

    1997年,待业在家的孙文胜不想坐吃山空,再次选择了外出打工。这次他不想再停留在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云南了。那时候,家乡的年青人们都喜欢往沿海发达地区寻找工作,特别是浙江省。其中不乏创业成功的人。那些人的成功深深吸引着年轻的孙文胜,他也想去浙江拼搏一番。

    心动不如行动,孙文胜马上收拾好东西整装待发。他装了340元,取道贵阳,再从贵阳坐火车到浙江金华。他买的是硬座票,坐到金华的时候,两只脚都已经浮肿了。

    到浙江后,孙文胜在一家汽车配件厂找到了工作,在冲压车间做汽车配件,没有技术的他主要就是负责一些杂货,像一个小孩一样被人呼来换去。刚到浙江的第一晚,孙文胜只能睡在木板上,忍受着严寒的天气。冷得无法入睡,他就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他心里有期待,但是更多的是恐惧。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自己一个人远赴他乡,实在难以预料最后会追求到一个什么结果。现在的环境十分恶劣,他想,所有一切都会改变的吧。再苦再累,自己都要撑下去。但是干了四个多月后,天气开始转热,住在肮脏破败宿舍里的孙文胜变得不能适应浙江湿热的气候,感觉水土不服,身上开始起痱子。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他的病情就越来越严重。适应不了的孙文胜不得不选择回乡。

    回到昆明后,孙文胜又去了工地上打工。他还在抱着曾经的理想,希望能买一辆车,自己做司机给人运货。但令孙文胜没想到的是,这次他进的企业不过是一家皮包公司,他在里面辛苦干了一段时间后并没有拿到工钱。经过他多次追讨,才拿回了那些血汗钱。但是他的买车梦依旧没有实现。

    2000年,孙文胜认识了堂哥的一个战友。对方许诺孙文胜,跟着他干很快就可以得到荣华富贵。一心想求得更大发展的孙文胜没有多考虑就跟着那人走了。两人去了广东,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去的根本不是什么正规公司,而是一家传销组织。进入传销组织的人很快被组织者洗脑,不但心甘情愿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财,而且不时往家里要钱。孙文胜意志坚定,虽然自己也被骗光了钱,但是待了一个星期后,他发现事情不对,便决定离开组织。虽然组织的人千方百计要留住孙文胜,但是他去意已决。那些人发现挽留不住,也奈何不了他,便放手让孙文胜而去。孙文胜虽然离开了传销组织,但身上已经分文不剩,只好又向家里要了300元钱,离开了广东。

    经过一连串挫折的孙文胜再次面临着就业问题。他想不出这次自己还能去哪。思前想后,觉得自己上次不应该因为在浙江遇到一点小麻烦就退缩跑回了家。他决定还是要回浙江,这次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他都要咬牙挺过去。

    重整心态的孙文胜来到浙江永康的一家齿轮厂上班。在生产车间上班之前,他必须接受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在培训期间没有工资,每天只有10元钱的补助。不管条件多么苛刻,环境多么艰苦,孙文胜还是咬牙坚持过去了。第一个月结束后,他拿到了800元的工资。看到自己的劳动有了回报,孙文胜干得更加卖力。通过不断学习,不到一年,他就做了车间主任。虽然名义上只是一位车间主任,但实际上他已经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了老板的信任而管理起了整个厂。

    在做车间主任期间,厂里的一台从俄罗斯进口的机器坏了,一直闲置,无法参与工作,这严重降低了工厂的生产效率。作为车间主任,他想让这台罢工的机器重新转动起来。但作为外国进口的精密仪器,不但本厂员工无一人能修理,在社会上也找不到一人能够解决这件事。孙文胜想自己动手,他查阅了各种资料,经常研究到深夜和凌晨,经过长时间的奋战研究才发现原来是机器的润滑系统出了问题。齿轮被卡住,导致机器供油不足。只要把油路打通,更换损坏了的配件,就可以修复机器。几天后,那台被闲置的昂贵机器在工厂里再次转动了起来。从此,孙文胜在老板的心目中地位更是大增。

    孙文胜一直在这工厂待了四五年时间,期间老板跟他商量,打算买一套房子给他,希望他能为工厂贡献一辈子的力量。但是孙文胜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心中的梦想,那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更大的发展平台,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价值。他一直梦寐追求的是有一天自己能够创业,成立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厚积薄发创大业

    2005年,孙文胜辞去了齿轮厂高管的工作,开始四处寻找创业机会。他再次回到昆明,在春城学习插花技术。学了一个多月后他又去了一家工厂,工作了半年后他转战销售市场,为工厂推销无烟锅。这份工作他不用出一分钱,只要把无烟锅推销出去自己就有高额的提成。孙文胜心想,先干着这份工作,待赚到些钱有了物质基础,还是要找机会创业,自己开公司。于是他开始把货运往昆明等地,在大型超市推销。凭借他吃苦耐劳的精神,一年下来,孙文胜就小赚了一笔。

    不幸的是,2007年,孙文胜的父亲病重。孙文胜向老板申请,希望能预支一万元的工资作为医疗费,但是老板拒绝了他。这时候,孙文胜更加明白了,为什么浙江人都宁愿做一元钱的老板,而不愿打十元钱的工。孙文胜马上辞去工作,准备自主创业。孙文胜想自己创业的消息传出去后,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亲戚朋友的支持。很快,孙文胜就凑足了创业所需要的资金。经过一个多月的市场调查,孙文胜发现了磨具行业在浙江永康市这个号称中国“五金之都”的发达城市的远大发展前景。随之,他便投资300万元,注册成立了浙江永康瑞鑫磨具有限公司。

    孙文胜的磨具厂主要生产抛光材料。公司成立后,经过十几年历练的孙文胜,凭借自己肯钻研、肯吃苦的精神一心投入自己的事业,多年积累的生产、管理、销售经验也终于派上了用场,公司发展一年一个台阶,短短四五年时间,他的公司在磨具生产方面的技术已经达到了国内顶尖水平。

    凭着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近年来,其公司生产的抛光材料,在浙江永康、上海、北京、沈阳、青岛、郑州等地进行了展销,获得了市场的亲睐,产品远销海内外,从而也使年产值逐年攀升,去年其公司的产值达500多万,今年达1000多万元。

    但是孙文胜还有一个梦想,就是他还想同时投资鲜花领域,他对插花艺术可谓情有独钟。他说:“云南作为著名的鲜花大省,这些优势是浙江沿海地区不具备的,怎么不利用这种鲜花资源优势与浙江发达的物流资源结合,走出一条创新的创业发展道路呢?他说时机一旦成熟他就立即投资鲜花领域,让云南的鲜花在浙江永康地区鲜艳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