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云岭骄子故事·王国远】 身残志坚的大山汉子

【云岭骄子故事·王国远】 身残志坚的大山汉子

作者:李开韵 来源:《云岭骄子》 发布时间:2014-08-29

    

    王国远,1980年出生在镇雄县的一个小山村,比起同村人来说,他的家庭相对富裕,父母对其也是疼爱有加。但是疼爱归疼爱,父亲从来都不失对其严格管教,所以在同龄人中他显得十分听话。身为男孩儿的他天生好动,可是因为先天的疾病让他一侧肩膀失去平衡,行动起来很不方便。身体上的障碍让他和别的孩子有了差距,常常招来他人的冷眼对待。但这一切没有击垮他,他凭着坚强的意志活出了精彩的人生,凭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在千里之外的浙江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为我留着一扇窗”

    1986年王国远进了校园,学校是老家的大寨小学。因为身体的原因,同学们经常会在背后议论他,瘦小的他在同学的歧视下不敢说话,原本天真活泼的他,慢慢地变得沉默寡言。

    心灵上有了伤口,他内心倍感独孤,可又能找谁诉苦呢?不过他知道如果此时自己倒下只能证明自己懦弱,于是他暗暗下决心:只要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也要做到,甚至还要做得更好!

    童年,他最亲密的伙伴也许要数那些文章和书本了,每每受到别人欺辱时,他最好的倾诉对象就是手中的笔,和笔尖一起跳舞,留下一些忧郁而羞涩的文字。以至于小学、初中他的作文都写得不错,作文常得到老师表扬,从而使他在学习方面信心大增,并逐渐懂得“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

    他每天上学要走两公里的山路,一天四个来回,由于身体残疾,他要比正常孩子更显吃力。那时,母亲最放不下的也就是他了,看着他身体这样,母亲很是心疼,常常泪流不止,抽泣地抚摸着他的头说:“娃儿,是妈妈没能给你健全的身体,才让你受尽这般折磨!”王国远用坚定而执着的眼神望着母亲,说:“妈,您别难过,您给了我生命我感恩都还来不及呢,我相信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为我留着一扇窗。”

    母亲点点头:“那娃儿啊,你要记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他笑着看着母亲说:“我知道,做其他的我身体受限,除了上学我别无选择,我会好好学习的。”

    1992年他顺利考上初中,和父亲来到离家一百多公里的镇雄黑树中学上学。离开母亲的他学着自己做饭、洗衣服,还帮父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尽管身体不协调,但还是坚持在放学后和同学们打打篮球,慢慢地,他变得开朗了起来,得到锻炼的身体也渐渐灵活,球场上穿梭的他,会把一天的烦恼都抛至九霄云外。

    因为身体的原因,他在学习上要比别的同学更加刻苦,天才蒙蒙亮,他早已在河边书声朗朗了,夜深人静时,他还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看书,住校就读的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功夫不负有心人,1996年,当同村的孩子都因成绩不好辍学在家时,他却顺利地考上了高中,成了村里第一个上高中的人。

“考不上大学,我同样要活出我的精彩”

    上了高中,王国远的成绩在班上也较好,老师因此也对他关爱有加,这让他学习信心大增,抱着坚定的信念,他发誓一定要认真学习,考上大学。

    学习上他认真、刻苦,也很有收获,但身体上的残疾还是被一些同学歧视,不过他全然不把别人的歧视放在心上,心想只要自己做得比别人好,别人一定会改变对自己的歧视,可有些事情却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高三那年,还是被一件事情深深地戳伤了他,他的心被碎了,碎得一瓣一瓣的,让他一度一蹶不振。

    记得那是高三的下学期,眼看就快毕业了,此时,家乡正好修建水库,很多领导要到水库检查工作,说十里八乡的群众都要赶过来,镇上要求学校组织学生到水库大坝上拿着鲜花、小红旗和“热烈欢迎”的牌子欢迎领导的到来。同学们踊跃报名,都觉得那是光荣的事儿,当然他也不例外。原以为可以去参加欢迎仪式的他,开心极了。可是校领导的一句话,仿佛晴天霹雳向他劈了过来。就在要参加欢迎仪式的前两天,他路过办公室时听到校领导对他的班主任老师说:“谁都可以去,但王国远不行,他那样子会影响整体形象的……”

    他的心顿时像万箭穿心一样,自尊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痛不欲生。他想哭却强力忍住,因为马上就到上晚自习时间了,他不想让别的同学知道。“他会影响形象……他会影响形象……”坐在教室里的他满脑子都回荡着校领导那句如雷炸耳的话。

    下自习回到宿舍后他躲进了被子,眼泪喷涌而出,就像山间的泉水源源不断地向外涌出。那一次,他哭了一夜,早晨起来时,被角都全湿透了。上午,他没去上课,而是一个人沉闷在宿舍里。下午他的班主任了解情况后对此事做了协调,决定还是让他去。但此时他的心里却十分矛盾,去与不去都不那么重要了,幼小心灵上的伤疤早已形成,似乎难以修复。不过活动当天他还是去了,可欢乐是别人的,自己有的只是孤独和寂寞。

    此后,他一直走不出被歧视的阴影,学习因此一落千丈,1999年高考时与大学失之交臂。慢慢地,自己想靠读书改变命运的想法也破灭了,但他追逐梦想的坚定意志却毫不动摇。

    父亲劝他再复读一年,他思索良久,然后坚定地说:“就算考不上大学,我也要活出我的精彩。”

    他告诉自己读书也并非惟一的出路,别人看不起自己,自己就必须做得更好,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别人能做的自己也同样能做。

后来,他曾经去煤矿上打过工,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后,觉得体力不支,便辞去煤矿上的工作于同年离开了家乡,和同村的两个老乡来到浙江,从此开始了他艰难的创业历程。

19岁独创浙江,14年艰难创业终成功

    19岁的王国远背着行囊,带着600元钱就这样踏上了开往沿海的列车。

    1999年正是“打工潮”时期,浙江永康刚刚开始发展,就业面临着僧多粥少的考验。眼前的他只希望能随便找个工作,把吃、住解决了就行,可浙江的工厂注重的是工作经验,自己虽然拿着一个高中文凭,却像一张白纸,毫无用途。

    他顺着走遍了永康大大小小的街道,询问过大大小小的工厂,但都因为自己无工作经验和身体原因屡遭拒绝。

    走投无路的他在堂叔王建家一住就是23天,后来在叔叔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份用锉刀磨齿轮的工作。工作有了着落,他倍加珍惜,卖力地干活,三天后双手布满了老茧和水泡,但从未叫苦叫累。一个月后,踏实肯干的他被调到更大的厂房,此时他大开眼界,看到车间里的大机床,他很想去学习操作,便三番五次地跑去找老板,可是老板觉得他不能够胜任,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他只好自己悄悄买书来自学,休息时间,他就来到机床旁,细心地看,哪是电源按钮,哪是操作平台,哪是电路系统,没过多久,还未真正接触机床的他就把该厂机床操作的理论烂熟于心了。

    2000年他看到有工厂在招工,正好有机床操作工这个工种,他辞了原来的工作来到这家小工厂,希望能够学有所用。可是老板十分苛刻,工资也比一般人的低,他想离职,老板看他技术娴熟能为厂里带来效益便不同意放他走,后来工厂里恶劣的环境使他患上了肺结核,老板知道后才结算了工资打发他离开。

    从2001年起,他先后辗转了八九家工厂,每到一处他都用心学习,尽管没工资或工资少,只要能学到东西,他就知足。轴齿轮、工装工具、模具,他用心学习一切有机会接触到的技术。当看到永康深恒工具有限公司招聘数控加工机床人才时,他同样又去买书来潜心钻研,两个月后他吃透了数控加工机床的操作理论后,带着自己利用程序磨出来的样品找到了这家工厂,老板看他踏实好学便收下了他,还特意安排师傅教他更多的技术。后来他在深恒工具有限公司一干就是6年,成了该公司为数不多的专业技术工。

    2008年,学会了机床、齿轮等加工技术的王国远开始了踏上了自食其力的创业路,在父亲和姐姐的经济支持下,在永康建起了自己的工厂。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也许就是这样的吧。2011年,在他的事业刚开始有点起色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又一次给了他当头一击。因为员工安全生产意识单薄,单独把孩子留置于宿舍,孩子不慎将衣物落入炭火中引起火灾,一把大火无情地吞噬了他的工厂。

    经历这次火灾,他对员工、厂房的管理更加严格。虽然创业不可能没有风险,但他说:“自己是一根筋地执着的那种人,只要自己认定了的事,就一定要干到底,坚信自己能闯出属于自己的天空。”

    2012年年底,他重新成立了永康板桥齿轮加工厂,凭着自己的执着劲又重新修建了厂房,继续追逐着自己的创业致富梦。

    历经很多磨难后仍然坚强地爬起来的王国远,如今已经变得更成熟更稳健,也更富有了,他在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上越走越好,越走越远。

    “今天,我当初定下的目标都实现了,实现这个目标我足足用了19年啊,19年来,为了创业,我没有回过一次家,说真的,家乡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地方,我很想念家乡的人,想念云南。”王国远的眼睛湿润了。

    “你们是从昆明过来的,昆明是个什么样?这几年变化大吗?云南哪些地方漂亮?听说老家镇雄这些年煤炭产业发展得很好,高楼大厦建了不少吧?……王国远一连串的问题像机关枪里的子弹接二连三地问个不停,还不时抬头向窗外的远方望去。这个常年漂泊在异乡的游子,眼睛里蕴含着忧郁的表情,在他心中,除了那自食其力的创业致富梦,还有浓浓烈烈的思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