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云岭骄子故事·谢照长】 千年的伏笔只为那一刹那的邂逅

【云岭骄子故事·谢照长】 千年的伏笔只为那一刹那的邂逅

作者:姜雪芹 王坤 来源:《云岭骄子》 发布时间:2014-09-09


被誉为“四大名陶”之一的建水紫陶雅称“滇南琼玉”,其陶质“体如铁、明如水、亮如镜、声如磬”,骚人墨客不禁为之挥毫泼墨。他既非文人,亦非雅士,而是一名儒商,却与紫陶惊鸿一瞥便缘定终生,痴迷于笔墨点陶魂之妙,窑火炼媚骨之趣,为此不断漫漫上下求索,开始了一场泥土与烈火的涅槃、心灵与智慧的交融。他,就是红河奥龙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南省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谢照长。

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惊鸿一瞥

谢照长结缘紫陶,还得从一道菜说起。

和其他外省人一样,在未来云南之前,谢照长对云南的印象也同样是:逛街的坐骑是大象,家里养的宠物是孔雀。1997年,19岁的谢照长入滇经商,才发现原来云南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回事,看孔雀、大象还是要到西双版纳或动物园。虽然少了传说中的惊奇,但初到彩云南的他却也十分享受这里众多的民族风俗文化,逛古城,享长街宴,品三道茶……不亦乐乎。

入滇后,谢照长在多种行业和多个领域中打拼过。2008年,他辗转到建水做服装生意,成为云南“奥龙世博”的建水经销商,经销中国、世界一线体育品牌服装如“李宁”、“耐克”、“阿迪达斯”、“卡帕”、“匡威”等,还经营一些农业产业,积累了良好的人脉关系及难得的国际大公司的营销运作经验。

正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睿智的谢照长还不忘关注瞬息万变的市场,以待捕捉商机。工作之余,常与朋友品茶叙旧,把盏言欢。有一次,跟朋友一起吃饭,吃到了建水特色美食——汽锅鸡。汽锅炖出的鸡肉肉质滋嫩,味道鲜美,谢照长的味蕾被打开了,这一美味也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里。如果远方的客人到来,谢照长一定要让他们享受建水特色美食汽锅鸡,介绍建水文化。看到亲朋好友如此满足的样子,谢照长甚是高兴。有的朋友还要谢照长介绍带上一套汽锅回去自己做。朋友说:“老谢,这么好的紫陶汽锅,你怎么不做这个生意啊?”朋友不经意的一个问题如醍醐灌顶,浇醒了他的神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原来自己苦苦找寻的商机就在身边,喝茶的茶壶是紫陶,汽锅是紫陶,烟斗是紫陶,水缸也是紫陶。送走朋友,谢照长开始了解紫陶。

他发现文献名邦建水县的紫陶享有很高的声誉,与江苏宜兴陶、广东石湾陶、四川荣昌陶并称中国四大名陶。建水出产的紫陶“体如铁、明如水、亮如镜、声如磬”,花瓶装水不发臭,花盆栽花不烂根,茶壶泡茶味正郁香,餐具存肴隔夜不馊。器型多为花瓶、砚台、烟斗、茶具等,经制泥、拉坯、雕刻、窑变、磨光,紫陶陆离斑驳、古朴典雅,别具魅力。

谢照长博览群书,还了解到建水紫陶制作工艺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沉沉浮浮,几经周折。1932年,建水紫陶在巴拿马世界博览会首次亮相,便荣获了博览会美术大奖。1953年,北京举办全国民间工艺品展览会,建水紫陶以其卓尔不群的绰约风姿征服了各大名家。然而,曾经声播远名的紫陶却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归于沉寂,埋进废墟。21世纪,随着社会不断进步,旅游业不断兴起,建水紫陶浑朴古拙的韵味再次赢得收藏家的青睐,从而这个尘封了将近20年的古陶器又异军突起。遗憾的是,作为一个逐渐复兴的传统艺术,基础薄弱,未形成产业品牌;紫陶的手工作坊,工艺改进,字画填刻未成体统,没有标准。不过,这不正好也是投资与收藏的良好时机吗?谢照长仿佛从中看到了希望。没过多久,20086月,建水紫陶就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108月建水又被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命名“中国名陶之乡”。

此时不搏更待何时。以此为契机,谢照长决定正式进军紫陶行业,20109月成立红河奥龙商贸有限公司,经营紫陶业务。

不断上下求索的美丽“窑变”

决心难能可贵,但是紫陶的历史变迁仿佛在向世人道出其发展的坎坷与艰辛,作为外行的谢照长在此条道路上必会遇到许多困难与挫折。

紫陶在烧制过程中有一道工序叫做“窑变”,是紫陶最神秘之处。胎体与烈火的窑变,犹如凤凰涅槃历经千险万难的磨砺,产生出绚丽的色彩,淬炼为珍物。谢照长对可遇不可求的紫陶喜爱有加,可怎么“读懂”紫陶呢?他决定先让自己“窑变”,于是开始了不断上下求索的旅程,书写一段心与泥的故事。他每天泡在书堆里,潜心学习吸收传统文化精髓,一点一点地“啃”,同时,不断加强书法、绘画知识。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谢照长既闭门苦读百书,也走出家门向制陶艺人取经学艺,飞往江苏宜兴陶、广东石湾陶、四川荣昌陶学习考察。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他看过书后,就是立即自己动手制陶。漂浆制泥,手工拉坯,湿坯装饰,雕刻填泥,一步一个脚印,寄情于陶。窑变的过程是惊心动魄的,他至今清楚记得:一夜又一夜地守着龙窑,守着梦想,等待紫陶出窑的那一刻的心情既急切又担忧。然而,辛勤耕耘之后并不一定会有收获,因为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意外:当他满心欢喜做好一批泥胚后,却会因温度过低等原因毁于一旦。窑火炼媚骨,也可成废品,是成是败都在于陶匠的技艺。初学时时常失手也是寻常的。偶有成品,他便会长长地舒一口气,回屋美美地睡一觉。

学习的速度决定成功的速度。谢照长在一次次学习,一遍遍实践中与紫陶一起“窑变”,一起成长。渐渐地制作出许多精品,且得到收藏家的赞许。陶匠的梦想也在一次次窑变中实现,一代代传承。

谢照长自拓展紫陶业就确定要做强做大紫陶的发展战略,并注册商标“滇龙珍陶”、“滇建龙窑”,更坚定“窑变”之旅。他不断引进技术人才,聘请苏佛涛先生为紫陶书画顾问,余兴平先生为专职雕刻师,包颖先生书为装饰设计师,打造紫陶名师队伍。同时,他大胆创新,不断开发旅游精品,凭借优秀的团队创作精神及领先的技术优势,充分挖掘民族文化,开发了红河奔牛、孔子像紫陶奖杯;吉祥龙、雕花手镯、绞泥手镯、陶饰等旅游精品,进一步拓展了建水紫陶新领域。

在制陶技艺上,他也博采众长,不断摸索和稳定“可控窑变”,创新了“双层一次成坯”、“双层镂雕”、“紫陶雕塑烧成”技术;改进了紫陶机械化生产技术,引进激光雕刻机,实现了普通产品产业化、标准化生产,彻底解决了手工雕刻产品不能标准化所带来的缺陷。目前,他和他的团队正在着手制定从原料到产品的企业标准及质量内控指标,引领整个紫陶业向着“科学化、标准化、规范化”的道路迈进,在生产上开创了先河,也因此获得了许多荣誉。

2012年9月,谢照长作为建水紫陶唯一代表参加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第八届年会,与全国各地大师及领导交流学习。同年创新发明的“三代双层镂空汽锅”和“龙凤呈祥双层大龙壶”分别摘取了云南省“第五届云南民博会”、“第六届工美杯”金奖、银奖桂冠,云南电视台、红河州电视台、建水县电视台等众多媒体对其给予了好评、报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三代双层镂空汽锅”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并获得了发明专利,中国文联副主席、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名誉会长丹增对他的这一创举给予了肯定及赞赏。

滇南琼玉的龙困浅潭之忧

谢照长凭借良好的人脉及营销模式、团结优秀的团队、创新领先的技术,引领着紫陶行业的革新,真正做强做大建水的紫陶产业。他带领团队创作了紫陶精品系列、产业化系列、旅游产品系列等,以市场为依托创新制作的文化陶砖、文化陶板、陶画、紫陶屏风、吉祥瓶、加湿器等系列产品,突破了建水紫陶产品传统阴刻阳填的装饰风格,彰显紫陶市场需求个性,引领建水古老紫陶与现代时尚融合,力争将紫陶产品打造成建水有核心竞争力的一张名片。同时,建立了网络销售中心,在阿里巴巴网站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商路,红河奥龙是建水紫陶行业目前唯一一家拥有自营出口权的公司,产品远销日本、韩国、台湾等,成为国内多家500强企业的合作供应商。

最近几年,建水紫陶快速发展,一团看似平常的泥巴,经陶匠巧手成妙器,贴上大师的标签,动辄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上演价格神话,许多人蜂拥而上。若干年前,制陶工人还羞于提起自己的职业,而今却引以为荣。

谢照长经过两三年的潜心研究制作,经营不断扩大,成为陶坛一秀。但在研究中发现,50年代初同样作为“四大名陶”,建水紫陶曾与其他“三陶”难分伯仲,不分轩轾,但半个世纪后,宜兴、石湾、荣昌声望不减,产业规模壮大,市值千亿,而今的建水紫陶却前景堪忧。每提到未来,谢照长一脸的忧心忡忡,那是来源自对原料、人才、工艺、市场的担忧。

“价格高度离奇,让人瞠目结舌,许多人都想从紫陶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所以建水紫陶作坊遍地开花。但是好的取土点都卖给了开发商盖房子,有的取土点农民还堵在路上收过路费,陶土都被外运做工业原料、染料、添加剂,一个红砖厂每年用掉的陶土就够现在的几十家陶厂用几十年。作为个人,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不能挖‘墙角’,亦不能阻止陶土外运。” 谢照长说着,依旧一脸的茫然和无奈。

尽管建水紫陶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建水被命名为“中国名陶之乡”,而人才紧缺导致工艺难于传承,这也是谢照长最担忧的一方面。他说:“熟练的拉坯人才需要有10多年的积累才会上手制作精品。因缺乏作坊造型设计人才、书画人才,许多作坊相互抄袭、滥挖人才、尔虞我诈,导致内争原料,外争市场。相比起其他名陶而言,建水紫陶产业并不仅仅需要‘四大名陶’的一纸之誉,更需要政府引导规划,壮大紫陶产业,提升紫陶品牌。”一席话道出了浮躁世俗生活中发自守望民艺的儒商内心最真实的独白。

在经济、效益衡量一切的时代,还能有一位痴心人,守住千年流传下来的手艺道统,静心于陶艺世界,并为这古老技艺的生命在争取更多的时间,以期永恒。于这个世界而言,真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