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情倾“蓝焰”

情倾“蓝焰”

作者:高雪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12-24


仲夏的晨晖,穿过淅淅沥沥的雨帘,以其坚强的透力,浸染着五彩缤纷的春城昆明。一排排翠绿树木、一幢幢高楼大厦、一条条整齐街道仿佛顷刻被披上了金色衣衫,温暖而明亮。

巧合的是,我慕名前来采访的对象也和这穿透雨帘的阳光一般坚毅执著,他越过迷雾,为广袤农村带去了温暖和光明。他是原昆明市农村能源环保办主任,我国户用沼气池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首席专家,中国农村能源行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全国沼气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沼气学会理事,昆明能源研究会理事长、高级工程师,昆明宏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万俊先生。

我们相向而坐,他一张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儒雅又不失睿智,微微上翘的嘴角略带微笑,在我们眼神交错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他那坚毅深邃的目光透着满满的自信。

张万俊先生是云南玉溪峨山县甸中镇人,经历了学校、工厂、农村、共青团昆明市委等单位的学习、工作后,于1978年服从组织安排到昆明市政府沼气办工作,从此就一心情系沼气,为沼气事业倾注了36年的心血。

他淡泊名利,一心为公,当人们纷纷议论沼气工作就是挖粪塘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因从人人艳羡的工业领域转到农业农村工作,为个人名利考虑而退缩,而是坚定自信地挑起了组织委派的市沼气办负责人的重担,毅然奔走在农村沼气推广的道路上;他坚持原则,敢于担当,当市领导因不熟悉情况而错下决策时,他敢站出来顶住压力,纠正沼气资金流向;他敢为人先,推陈出新,当深入农村调查研究,发现当时执行的农村家用沼气池国家标准存在较大池型结构问题,农户不愿使用,推广难度很大时,他毫不犹豫地对“标准”提出质疑,并在深入、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发挥他机械制造专业特长,自行设计、研制出小型高效——曲流布料沼气池。该项科技成果1988年获昆明市科技进步一等奖,1989年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技术水平国内领先、国际先进,轰动了全国沼气界,国家农业部在昆明召开全国小型高效——曲流布料沼气池创新技术现场经验交流会,199019911992年多次在昆明举办该项技术全国培训班,聘请张万俊授课,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参观、考察昆明曲流布料沼气池建设。

曲流布料沼气池的发明、推广及应用,推进了中国农村沼气的第三次大发展高潮,张万俊也成了全国知名的青年专家。他主持昆明市沼气办工作,行政、技术一把抓,年年都较好地完成沼气推广任务,为全省、全国沼气技术培训班讲课,为促进全国沼气事业发展作出了贡献,市沼气办和他个人也多次获得了全国、全省和昆明市先进集体、先进个人的荣誉称号。但他并不固步自封,继续努力创新,于2006年首创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实现了我国沼气产业化进程中设计与制造技术上的重大突破。他的多项科技成果获得了国家、省、市科技进步奖,被国家农业部授予全国农村能源建设先进工作者、全国生态农业建设先进工作者,被云南省人民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称号。

“党交给我的工作不做则罢,要做就争取做到最好!”

了解中国沼气发展历史的人都知道,20世纪70年代,农村生活燃料严重短缺,部分省市掀起沼气发展高潮,但由于土法上马,第一代被喻为“圆、大、深”的沼气池使用年限颇短,沼气技术一度令人质疑。直到70年代末,沼气技术工作者研究总结出一套农村户用水压式 “圆、小、浅” 沼气池建池技术,我国沼气建设才第二次步入发展阶段,全国上下也开始逐步建立沼气推广机构。

就在沼气技术还未被大多数人认可,正需要添一把火,加一把劲儿的关口,1978年,党派张万俊来到了昆明市农委负责一个新兴的政府职能部门——沼气办。

说是新兴部门,办公条件可一点也不新!展现在张万俊面前的就只是市政府背后一间小小的土屋作为办公地点,没有办公经费,没有辅助人员,有的只是众人不予理解,对他这个学工业机械制造的年轻帅小伙去“挖粪塘”的挖苦和嘲笑。

重重困难像一块块的巨石压在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肩头。但是,张万俊是带着党的嘱托来的,是怀着改变农村生产生活环境的坚定决心来的。在这个农民出身的好男儿看来,只要勤奋努力工作,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农村沼气工作一定会打开新的局面。

1981年,昆明市政府拨出10万元给沼气办配备沼气相关设备,要求发展1000户沼气农户。为了此事,市政府专门召开会议讨论沼气池U型压力表配备问题,参加会议的有管工业的副市长、管农业的副市长、市农委副主任、昆明民族塑料厂代表、沼气办负责人张万俊及相关部门业务人员。

在这次会议上,管工业的王副市长提出让昆明民族塑料厂负责生产1000U型压力表,在讨论压力表订货计划时,民族塑料厂代表提出生产1000U型压力表大约要7万元。

“那么贵呀?”一听这个报价,张万俊急了,他忘了自己还只是一个还没有被任命的沼气办负责人,猛然站起来。“王副市长,按这个价格,我们沼气办坚决不同意让民族塑料厂生产这些压力表,我们就只有10万元发展沼气,压力表只不过是沼气发展中所需要的一个小配件,一个配件就花掉了三分之二的经费,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王副市长面露难色。

市农委分管沼气办的李副主任真是替张万俊捏一把汗,谁都知道民族塑料厂是王副市长牵头找来的工厂,他在会上如此回绝岂不是不给领导台阶下?

可年轻气盛的张万俊可不顾那么多,他说:“我是学工业机械制造出身的,在云南机床厂当过技术员,我对工业那一套很了解,U型压力表的制造工艺并不复杂。”

王副市长听明白了张万俊的意思,说:“你是说,1000U型压力表不值7万元?”

“王副市长,是这样的。我们要发展沼气,还有很多事要做,花钱的地方多着哩,一点一滴都得要好好核算。”

王副市长也犯难了,只轻轻叹口气道:“这样吧,民族塑料厂你们再仔细核算核算,以后再做讨论。”

一个原本已成定局的讨论会就这样被搁浅了。

后来,经过认真调研核算,民族塑料厂以3万元的价格承接下了1000U型压力表的生产任务,沼气办省下了近4万元。

事后,人们都说,你张万俊的胆子真大,敢和副市长理论,就不怕丢了自己的工作?张万俊说:“没什么好怕的,既然要让我负责沼气工作,我就只能这样干,不让我干我干什么都行!”

“党交给我的工作不做则罢,要做就争取做到最好!”张万俊就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推广沼气,当时的沼气办没有别的交通工具,只有蹬一辆自行车走村窜寨。要在农村全面推广沼气,可农村人都不认识沼气,哪里“开得了张”? 

他苦口婆心向农户宣传解释:“沼气是人畜粪便、秸秆、污水等各种有机物在密闭的沼气池内,在厌氧条件下发酵形成的可燃气体,是可再生能源,可直接燃烧用来煮饭、供暖、照明。”

农村人一听沼气要用粪便,就直摇头:“人哪能用粪便来煮饭吃、整天和粪便打交道!”无论说什么,也没人愿意在自家院坝里挖沼气池。

于是,张万俊只好去做村委会领导的工作,以村干部作为示范户做给农民看。示范效果很好,农民看到沼气能烧水、煮饭、点灯,无灰、无烟且方便、卫生,都纷纷报名建沼气池了。

    农民的儿子用其淳朴的行为打动了农民,在沼气办推广沼气的早年间,张万俊就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多次获得“圆、小、浅”沼气池技术推广奖,为云南沼气推广工作奠定了基石。


正在农户沼气池取样测试沼液浓度的张万俊


 “国家标准又怎样?不切合实际就得改!”

到农村去,到基层去。这是在沼气办工作张万俊已经养成的习惯,全年三分之二的时间,他都在农村蹲着。就像村里的一份子,他和农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有人说:“嘿,小张,你还真能适应下乡的工作!”他说:“我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嘛!”

正因为这种融入,他也能很快捕捉到农村民风民情的细微变化。进入20世纪80年代,张万俊发现村里的大姑娘、小伙子都脱去了过去灰暗的粗布粗衣,穿上了的确良,姑娘们一身鲜艳的的确良连衣裙,走起路来裙角飞扬,仪态万方,容光四映,小伙子们一件的确良白衬衣扎在裤腰里,精干英俊,潇洒帅气。张万俊关注的不是姑娘的美丽,小伙的帅气,他脑子里想的问题是怎么生活好了,有的沼气池却停用了?

原来,沼气池在使用中,每两三个月用户就要换一次料,所谓换料,就是拉出沼渣,换上粪便。当时普遍推广的“圆、小、浅”沼气池,换料十分困难,由于池底呈圆弧状,沼渣只能由人下到池底人工清除,一个普通沼气池的沼渣和沼液达6—10立方米,换料工作强度大,又脏又累,管理极其不便。村里的青壮年男女穿得白白净净的,谁愿意经常在院坝里鼓弄那些粪便,弄得又脏又臭啊!

果不其然,张万俊的担忧确实在他推广沼气的工作中发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圆、小、浅”沼气池推广工作一度将近停滞不前,农民们纷纷反映这沼气使用起来太不方便了,换料难,产气率又低,还有安全隐患。沼气池的管理始终困扰着农民,许多人干脆就将建好的沼气池闲置起来,再次用上了薪柴,煤炭。

这可如何是好?国家倡导使用清洁能源,本来一度兴起的沼气难道眼看它衰退吗?

张万俊隐隐觉得当时施行的沼气池建设标准有问题,一方面是国家标准的权威不容动摇,另一方面是实践中老百姓的困难不能视而不见,作为沼气办负责人,他一下陷入了两难境地。沼气推广究竟还能不能搞?怎么搞?一连串的问题涌上他的心头。他急于想解答自己心头的疑问,但苦于专业知识掌握不足难以自解。

恰在此时,西南师范学院开办沼气技术进修培训班,授课教师是著名的生物学专家张国政教授(云南人)。张万俊下定决心要去给自己充充电,申请组织批准后,他背起铺盖卷一人辗转颠簸去到重庆北碚。

七八月盛夏的北碚酷暑难耐,对于一个在四季如春的城市里待惯的人而言,日常生活都是巨大的考验,更不用说除理论、化验、分析的室内课程外还要干重体力活了。张教授的讲学十分切合实际,是理论与实践的高度结合,学习期间,每一个学员都要亲自挖坑、浇灌、备料、换料、配料、拌料、进料直到点火试气、日常管理。在烈日的烘烤下,在汗水的浸泡中,张万俊获取了沼气理论与实践的真知。

学成归来,张万俊就更加肯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现行标准真的有其弊端,他决定冲破国家标准,试验开发新的沼气池。

打破国标,自创新曲,谈何容易?

国家让你这样干,你要另辟蹊径那样干,那可是要承担政治风险的,一般人可没有那个胆量。

张万俊有这个勇气!既然要改变,就要拿出真凭实据,做出真正实用的沼气池,不能盲目去改。过去的弊端在哪里?发展的瓶颈在何处?如何设计出确实高效便利的新沼气池?他不能闭门造车,广泛调研是第一步。办法在哪里?只要眼睛向下,都在老百姓手里!

毛主席说:“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沼气池建设是国家给的补助,即便使用起来不是那么方便,有这样那样的困难,群众也只是自己私下里发发牢骚,听说有沼气办的同志下来调研,他们只会捡好听的说。有的农户家沼气池早已停用,进门一问却都乐呵呵地说很好用,感谢党和政府关心农民生活。可张万俊不想听那些好听的,为了真实了解群众的呼声,他很多时候只能“微服私访”听民怨,这个工作方法帮他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除了在本地调研,他还跑遍了全国各地,考察各省沼气池发展现状,调查了解农户使用反响。

经过一年的调查研究,张万俊从发酵工艺、沼气池型等方面对过去的“圆、小、浅”沼气池做了改造。他首先改造了过去圆弧状池底,由进料口向出料口倾斜,池底部最低点设在出料间底部,在倾斜池底作用下,形成流动推力,实现主发酵池进出料自流,可以不打开天窗口活动盖就把全部料液由出料间取出,解决了过去进出料难的弊端,进出料,换料人不需要下池掏粪了。在发酵工艺技术上,采取总投料量的30%富集快速培育菌种,有效解决了常规户用沼气池启动慢、发酵过程不能连续运转、不能持续均衡产气等关键问题。国家技术鉴定时把这种沼气池定名为曲流布料沼气池。


张万俊深入农村,亲自指导农户修建曲流布料沼气池

成功来之不易!从设计构造样图到挖坑浇灌,从投料发酵到点火试气,他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亲自动手开展曲流布料沼气池试验,为其费尽了辛劳和心血。

心血没有白费!技术鉴定证明,一个6立方米容积的曲流布料沼气池可以产气700—1600立方米,产气量相较老式沼气池提高了3至5倍,可以完全解决农户生活燃料需求,具有较强的经济、社会、生态效益。

正当曲流布料沼气池示范推广工作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1985年昆明市市长朱志辉任命张万俊为昆明市沼气办公室副主任,1986年机构改革,昆明市沼气办改名为昆明市农村能源环境保护办公室,任命张万俊为主任。紧接着,好消息频频传出,1988年曲流布料沼气池被评为昆明市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989年评为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曲流布料沼气池轰动了全国沼气界!1989年全国小型高效户用沼气池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昆明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沼气专家云集昆明。过去都只有云南人到外省去考察参观学习的,这还是外省人到云南参观学习沼气建设的头一遭。

来考察、参观的外省专家、教授、领导问张万俊:“你是哪里人?”

张万俊回答:“云南人,山村农民的儿子。” 

“噢,云南人也能发明这个技术!”有的专家大为惊叹。

“不错!不错!很好!很好!”领导们啧啧称赞。

张万俊真让云南人扬眉吐气!

他助推中国沼气事业重新起步


欧盟新能源技术考参团前来参观、考察曲流布料沼气池,评价其为国际先进技术

自打曲流布料沼气池在全国推开使用后,张万俊在全国沼气界算是出名了,一个市级沼气办的无名小卒竟然造出了连国家科研院所专家都没能造出的能够在全国推广使用且受群众欢迎被誉为中国第三代沼气池的小型高效沼气池,他的创造的确令沼气专家们都叹为观止。

随着经济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新型曲流布料沼气池的成功应用,1984年原国家标准局发布的 GB4750-1984《农村家用水压式沼气池标准图集》、GB4751—1984《农村家用水压式沼气池质量检查验收规范》、GB4752—1984《农村家用水压式沼气池施工操作规程》已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必须进行修改。国家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开始在全国组织专家准备重新修订国家标准。此时,张万俊所在的昆明市沼气办已经更名为昆明市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农业部将其列为全国沼气池国标修订科研协作组组长单位,任命张万俊为全国沼气池国标修订科研协作组组长、项目组组长、首席专家,调研、修订、编制起草新的国家标准。

沼气池国标修订科研协作组由来自农业部沼气科研所、湖北省农村能源办公室、江西省农村能源办公室、湖南省农村能源办公室等 21个单位的38位成员组成。协作组成立后,收集到来自全国各地申报参加评选的池型资料 40 多件,经过较长时间的调研,广泛地收集资料,实地考察听取各方面意见,四次会议筛选,三次形成“征求意见稿”征求全国有关方面专家意见,最终进入标准正文的池型有五类七型,即:曲流布料沼气池 A、B、C 型,预制钢筋混凝土板装配沼气池、圆筒形沼气池、椭球形沼气池、分离贮气浮罩沼气池。七个池型中张万俊与其同事在云南推广并示范成功,进入国标的创新技术发明就占了四个,这也是令云南沼气人引以为傲的地方。

纳入新标准的所有沼气池型均得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周孟津教授、西南师范大学张国政教授、农业部成都沼气科研所蒙逊研究员、云南师范大学谢建教授、成都寄生虫研究院赵锡惠研究员、重庆市农村能源办谢大川主任等13位专家、教授的认可。云南小型沼气技术从过去的落后地位上升为全国的领先水平。

新标准GB/T4750-2002《户用沼气池标准图集》、GB/T4751-2002《户用沼气池质量检查验收规范》、GB/T4752-2002《户用沼气池施工操作规程》配套施行后,曲流布料沼气池等新标准中列入的沼气池型被广泛运用到广大农户家中,得到了各方面好评,一度几乎停滞的沼气又再一次运用了起来,乡村四野再一次燃起了“蓝焰”。

有人说中国沼气第三次起步就是从这个新标准开始的,张万俊助推了中国沼气事业重新起步!

 他创造了中国沼气跨时代的进步

现在,张万俊已从昆明市农村能源环保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可他对沼气开发的热情并没有因为退休而消退。

他是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相信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变化发展的。他坚信伴随科技进步、经济水平提高,国家建设计划的推进,农户需求的增大和加速,对沼气池的池型、工艺及建材都必然会有新的要求。即便是自己亲自主持修订编制的新国家标准也有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那一天。因此,他研发沼气池的步伐始终没有停止。

长久以来,农村户用沼气池建设普遍都采用混凝土现场浇筑,这种建造工艺存在着建筑材料数量大、运输困难,现场浇筑材料浪费严重,施工周期长、钢模制造价高且消耗、运输费高的施工难题,不仅施工难,而且封盖难、开盖难、漏气难堵、管理维修难,建池受人为、地下水位、盐碱土质等因素影响大,质量难以保障。更难于实现新时代要求的工厂化、机械化、产业化、商品化运作。

为了推动沼气产业化发展,张万俊在退休后成立了昆明宏标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沼气系列产品、节能灶的研制、开发、推广。

如何才能让沼气池实现工厂标准化生产、商品化运作、社会化服务,向着产业化方向发展呢?张万俊陷入了深思。

一个混凝土沼气池,需要水泥、砂、石、砖等建材10多吨才能进行浇筑,能不能换用质量较轻的塑料替代呢?这样一来解决了现场施工难题,可以实现机械化生产,二来运输起来也轻巧方便。

按照这个思路,张万俊发明了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采用电脑自控程序注塑机械生产,能保证质量、规格的一致,一个全塑模式沼气池总重量只有161千克,混塑模式的也才达到132千克,两三个人就可以背走一套池体,运输起来十分方便。为了方便安装,他特意将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设计为由若干个池体结构部件组成,可以分部件运输到建池点,再将各部件组装起来安装进池坑,从安装入池坑到投料启动,熟练的施工人员只需5天,建设快捷。

与池体相配套,他还同步发明研制出了反盖气密封天窗口、活动盖,解决了混凝土活动盖质量重,开、封盖难,漏气难堵的问题。原来混凝土沼气池的天窗口、活动盖结构是正盖,由上往下盖,加压封气。这样池内产生沼气后,气压就会往上顶活动盖,产期越多,上顶的力越大,天窗口活动盖就容易被顶松,形成漏气难堵的难题。张万俊逆向思考,将活动盖设计为反盖,将天窗口设计为上口小,下口大的模式,活动盖由下往上盖,这样在沼气压力的推动下,越往上越紧,挤压硅胶泥密封就越好,不会漏气。与此同时,池中还设置了厌氧自动气搅拌发生器,解决了长久以来户用小型沼气池无外力自动搅拌的问题。

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一系列首创新技术的应用,有效解决了多年来沼气池建造、使用中的老、大、难问题,使得农村户用沼气池常温发酵综合效益得到空前提高。

2006年4月15日云南省农业厅、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中国沼气学会组织国内著名专家到昆明对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进行科学技术鉴定,颁发了科学技术鉴定证书。鉴定意见肯定了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的研制成功是我国沼气产业化过程中设计与制造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属国内首创,产品综合水平达到国内领先。在国内外推广,取得社会、经济、生态效益,受到各方面好评,被列为国家重点新产品。



农业部领导、专家们听取张万俊讲解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性能

2009年,由张万俊主要起草、主编的Q/KHB01-2009《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Q/KHB02-2009《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施工规范》经云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批准备案,开创了小型沼气池用户可以在“规范标准”指导下自行安装施工沼气池的先例。为农村户用沼气池大批量生产,商品化运作,社会化服务提供了软件基础。

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成为目前国内外能实现机械化大批量生产的完整沼气产品,国家科学技术部将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产业化项目列为国家火炬计划项目。2011年出口泰国曼谷等地示范效果良好,受到很高评价。

原农业部环能司副司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原会长邓可蕴评价其是中国沼气技术跨时代的进步!


张万俊与印尼商务代表签订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出口合作协议

一个人要做一件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坚守一个事业。张万俊用36年时光始终坚守沼气事业,创造了曲流布料沼气池、扁球形改性塑料沼气池两个沼气界的重大突破。他的坚守正验证了法国文学家伏尔泰所说的:“伟大的事业需要始终不渝的精神。”

然而,他所做的还不仅仅是这些,36年来,他获得了6个国家发明专利,9个实用新型专利;在国内外刊物发表了《曲流布料池的研究》、《沼气池产业化是持续发展的方向》、《能源开发与利用》等十几篇论著;为全国、全省沼气技术培训班、职业技能鉴定培训班授课、培训学员三千余人;还担任了全国农业职业技能培训教材《沼气生产工》主审专家,现代沼气工程适用技术培训教材《沼气生产与管理》主编,受到各级领导、专家、学员好评。如今,他仍然继续活跃在沼气舞台上,真道是:情倾“蓝焰”数十载,改革创新志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