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第二届云南十大励志榜样人物参评人】刘贵涛:征战生死雷场的英雄战士

【第二届云南十大励志榜样人物参评人】刘贵涛:征战生死雷场的英雄战士

作者:明阳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5-29


刘贵涛,男,彝族,云南省麻栗坡县人,19968月出生,201212月入伍,201611月入党。现为南部战区陆军扫雷排爆大队四分队代理排长,中士军衔。


入伍以来,刘贵涛始终把忠诚和信仰镌刻于心,把使命和责任举过头顶,为人民利益勇闯雷场,为边境安宁奉献青春,处处冲在前、干在先,展现了“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的风采。扫雷3年来,刘贵涛进出雷场1000余次,处置险情20多起,个人排除各类地雷及爆炸物2800余枚(件),荣立三等功一次,受嘉奖两次,被表彰为优秀士官等。






心怀家国,忠诚担当立志扫除雷患


刘贵涛出生于麻栗坡县天保镇芭蕉坪村,家离中越边境不到500米。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边境作战中,多位亲人被地雷炸死炸残,目睹乡亲受雷患困扰,激发了他为家乡父老扫除雷患、为边疆修补战争创伤的决心。


30多年来,战争遗留的地雷严重威胁边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生产生活。仅刘贵涛所在的芭蕉坪村及周边4个村组,就先后有23名村民触雷身亡,112人炸伤,其中4人是刘贵涛的亲人。197931日,刘贵涛的爷爷刘荣聪担任民兵排长时参加支前作战,触雷炸成重伤,流血过多牺牲,被评为革命烈士,追记三等功。19942月,刘贵涛的姑姑刘学兰在草果地锄草时触雷,双腿高位截肢。此外,刘贵涛的舅舅左眼被地雷炸伤失明,表哥双腿被地雷炸伤。由于边境地雷密布,大片肥沃的山林田地也无法耕种,只能撂荒。



刘贵涛从小在雷患地区长大,目睹父老乡亲被地雷炸得血淋淋,对地雷深恶痛绝,立志为人民扫除雷障。2012年刘贵涛应征入伍,201312月习主席就“中越边境一线‘雷患’仍较突出”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彻底排除“雷患”,保证人民群众安全。刘贵涛得知部队抽组扫雷队,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有人劝他:“地雷不认人,小心把命丢在雷场。”刘贵涛说:“主席有号令,战士就要有行动,更何况我的家乡深受雷患之苦。无论为国还是为家,我都责无旁贷!”经过考核选拔,刘贵涛于20156月来到扫雷队,和来自不同单位的400多名战友打响了中越边境第三次大面积扫雷的战役,踏上了“为人民扫雷、为军旗增辉”的征程。


直面死神,九死不悔征战死亡地带


在生死雷场,排雷如同在刀尖上跳舞,随时可能发生危险和不测,扫雷兵被称为“和平年代离死神最近的人”。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与前两次相比地势更险、环境更差、布雷更密、种类更多,很多时候只能靠人工搜排。踏入雷场,一只脚就踩进了鬼门关。刘贵涛以实践行动弘扬“不怕艰难困苦,不畏伤残牺牲,不计个人得失,勇扫雷障为人民”的扫雷精神,为了人民敢拼命、为了使命不惜命,彰显了革命军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刘贵涛第一次进入雷场,就遇到了险情。他沿爆沟走进雷场,看到爆破筒炸过的山坡如同被犁过,诱爆的地雷碎片随处可见,脚下的草叶下,赫然藏着一枚72式防步兵地雷。他立即向副队长报告,而后按作业规程,趴在地上小心翼翼清除浮土杂草,取出地雷后旋转火帽。他几经努力,却无法拧动螺纹,这意味着他手中的地雷没有解除危险,稍有不慎就会爆炸。面对险情,刘贵涛请副队长让其他战友撤离,再按副队长提示,独立拆解地雷。作业完成后,他浑身已汗透。




在昔日交战激烈、反复争夺的老山阵地,沟深谷窄,树木茂密,敌我双方在战术要点反复埋雷,导致许多雷区埋雷密度极大,“雷窝子”处处可见,排雷作业危险极大。刘贵涛在老山马嘿雷场作业时,排除了多处“雷窝子”。一次他刚排除完一窝地雷,准备继续向前作业。副教导员在身后突然大声提醒:“小心,脚下有雷!”刘贵涛立即停步,发现脚边的松土里,露出一颗地雷的绿壳,自己的防雷靴边缘已经触雷,所幸没有用力触发地雷。他的额头腾地冒出冷汗,副教导员命令他双脚纹丝不能动,立即俯身排除了地雷。


刘贵涛多次从鬼门关进进出出,但从未退缩,坚持征战在雷场,成长为一名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排雷骨干,201612月被任命为五班班长。当年,扫雷队战士程俊辉在雷场壮烈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22岁,面对死亡的威胁、家人的担忧,刘贵涛深知使命在肩,自己作为骨干更不能退缩。201811月,刘贵涛班里的战士杜富国在排雷中,面对险情对战友喊“让我来”,在爆炸中失去了双手双眼,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陆军首届“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称号。刘贵涛擦干泪水,向杜富国承诺“你没完成的任务,我们一定完成”,带领全班继续与地雷殊死搏斗。


甘于奉献,吃苦耐劳书写奋斗青春


扫雷兵不仅要面对生死危险,还要面对苦累伤痛。刘贵涛和战友们弘扬以爱国奉献为核心的“不怕苦、不怕死、不怕亏”老山精神,吃大苦耐大劳,笑对苦累斗天地,甘愿奉献青春热血,打响了新时代的“上甘岭战役”。




扫雷队作为任务抽组单位,没有永久性营房,扫完一处雷场就转战一地,经常寄住在废弃老营房、租用民房或在雷场搭帐篷,生活条件极为艰苦。滇南的夏季气候炎热,刘贵涛穿着厚如棉衣的防护服作业,一天下来汗水能把防护服浸透。第二天又穿着无法晒干的防护服上山扫雷,日复一日,防护服汗迹斑斑,为他们引路的村民嫌他们“味太大”,有意隔着几步走。扫雷三年多来,刘贵涛和战友们的午饭基本在野外吃干粮,没有餐桌,没有热水,没有午休。因作业强度大,他穿破了3套迷彩服、磨坏了5双作战靴,防雷靴也严重破损。




在扫雷战场,扫雷兵经常要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困苦。一次,刘贵涛正趴在地上排雷,清理浮土时惊动了雷坑边的蚂蚁群,黄蚁倾巢出动,密密麻麻沿着他的袖管、领口、衣襟等缝隙钻入防护服。他强忍钻心的痛痒,专心致志完成最后一个排雷流程后,才顾得上脱下防护服清理蚂蚁,发现前胸后背、小腹大腿和腋窝,到处是蚂蚁叮咬的红疙瘩。还有一次,刘贵涛用探雷针刺探地雷后,俯身扒开表层泥土,找到了一枚诡计雷。开始作业后,一只蚂蟥突然叮咬手臂。他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取出地雷,用工具旋下雷管,一个步骤不省,一个动作不乱,任凭蚂蟥“吃饱喝足”。


刘贵涛征战在云南边疆雷场,有很多次就在家门口的雷场排雷,可以远远望见自家的房子,却难得回家探望父母。他将扫除雷患作为报答父母、报答乡亲的方式,说“雷患不除,何以还家”。每次将扫除后的雷场移交给当地群众耕种,刘贵涛都充满自豪,被乡亲们认出了这个扫雷兵原来是村里的“涛涛”,他都十分欣慰:“无论吃再多苦,经历再多危险,都值得!”




模范带头,出生入死树立战斗标杆


雷场就是战场,扫雷就是作战。在扫雷作战行动中,扫雷队弘扬我军战争年代的优良传统,干部骨干遇到危险冲在前、一有任务抢在先。刘贵涛201611月入党,先后担任班长、代理排长,时时处处以身作则、冲锋在前,成为扫雷队的一根标杆。


老山雷场环境恶劣,气候炎热,有的雷场没有路,只能靠扫雷兵背运炸药爬攀陡峭山路。刘贵涛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经常抢着多背炸药,肩膀被背带勒出一道道血印,脚底一次次磨出血泡。由于常年在烈日下作业,刘贵涛皮肤黝黑,却从不在意,自嘲是“黑太阳”。




谁多排一颗雷,经受的危险就会多一分。一遇险情,刘贵涛总是抢着上。一次雷场作业,刘贵涛发现一枚未爆的迫击炮弹绑着一截树枝,很可能是被巧妙改装过的诡计雷。“大家撤,让我来!”刘贵涛命令同组战士撤到安全地域,上前观察发现炮弹引信室插着一枚电雷管,电线从防潮盖的小洞穿出,显然是远距离手动起爆的诡计雷。由于炮弹新、电线也新,不能贸然剪电线。刘贵涛沿电线找到末端,再细心排除雷管,整整作业了1个多小时。


2018年11月,中越边境扫雷结束后,刘贵涛又带头递交了转赴中缅边境扫雷的请战书。中缅边境雷场的爆炸物迥异于中越边境,谁埋的雷、埋了什么雷、在哪里埋的雷完全未知,只能靠扫雷兵从零开始摸索。被任命为代理排长的刘贵涛发挥骨干作用,一步一步探测,一次一次排除,一点一点总结,一次次出生入死,一回回勇闯雷场,用实际行动彰显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在中越边境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中,刘贵涛带领全班奋战在老山10个雷区、八里河东山5个雷区、扣林山3个雷区,扫除了8.72平方公里雷区,运送2000余箱共50余吨炸药,排除诱爆各型地雷及爆炸物1.6万余枚(件)。在中缅边境应急扫雷行动中担任代理排长,带领全排完成德宏州拢川县龙把镇方向、腾冲市滇滩镇方向6.635平方米的扫雷任务,排除地雷216枚。他用带头征战生死雷场的模范行动,立起了一个新时代革命战士的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