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深山访奈斯

深山访奈斯

作者:欧之德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06-10

    作者简介: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边疆文学》主编


    汽车一早从昆明出发,迎着太阳往东,过嵩明,然后一把方向盘往北,直奔滇东高原那“马踏露铜,遍地是宝”的东川而去。那地方产铜,清王朝的钱币通宝有百分之七十系东川铜铸造,不是“据说”是史实。如今,矿源枯竭,出名的不是铜,而是诱惑国内外摄影家们纷沓涉足的“东川红土地”。万千亩含铁的泥土在高原变幻莫测的阳光照耀下,层层赭赤绵亘,连续百里血红,倾倒天下无数摄影人。


    我到东川不为拍摄那绵亘红土,只为寻访一位在当地种了8年庄稼的“老外”。


    “老外”全名叫帕特里克·奈斯,一堆头衔个个显赫:比利时王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及蒙古特命全权大使、终身荣誉大使,获得比利时王国“王冠司令勋章”;退休后仅在中国各类机构担任的“高级顾问”“特别顾问”就有10来个。




    我的兴趣在于他一个外交豪贵怎么会到天偏地远的东川当“农民”?


    汽车进入险峻伟拔的东川地界,满眼秃山入云,谷落深渊。村寨零落悬挂在山腰,一条条羊肠小道通山下,弯弯曲曲险象环生。


    东川县城同样依偎在山坡上,满城葱郁的缅桂花给这蒸笼般炎热的城市带来几分清凉。朋友老邓在城边迎接着我,这位赏玩了半辈子金沙江天然工艺石的专家,却对这位名叫奈斯的“老外”一无所知。好在,他几个电话打完,毫不费力的了解到这个“老外”还在离东川20多公里远的乌龙镇。



    从东川到乌龙,同样是一路雄奇一路深谷,怎么也不符合“东川后花园”的称号。弹丸小镇街道简陋,倒也商铺成排货物齐全。冰箱、电视、手机、电风扇,该“现代”的都现代。老邓有几个同学在这儿当中学老师,学生遍布各村寨,自然知道有个高鼻子奈斯。不过,奈斯所在的地方叫园子村,离乌龙还有9公里,至于奈斯怎么会从欧洲来到这么个地方?他们也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道他娶了一个老婆是东川人。




    乌龙到园子,乡村道路盘旋蜿蜒,森林覆盖凉风习习,我相信了“东川的后花园”名不虚传。


    园子村终于到了,十来户农舍青瓦土墙,静静悄悄散居在一片树林中。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导航导不出奈斯家住哪个区域。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身背柴禾的弓腰老太,但她压根不知村子里住有什么外国人。或许老人有点痴呆,我不相信就这么大点一个地方,人们会不知道有个在这儿住了8年的“老外”?


    四周一片寂静,连只狗一只鸡都没有。又转过一个弯,看见一个在地里拔草的老头,这回,他知道奈斯,抬手指出一个方向:从右边的公路再往前走,树林中有一栋独户房子就是奈斯家。


    独户房子找着了,一片森林围绕,可是,大门紧锁,院外院内荒草丛生,破烂不堪。这就是堂堂大使居住地?掉转车头再下一个坡往前走,路已到尽头。再询问,人家说,走过头了,折回去。指的还是那栋独立房方向。满腹狐疑,又回到铁锁把门处,敲门打门,只有哗哗松涛回应。无奈,只好围着这小屋寻找有无侧门。踩着遍地软软松树落叶,耳畔偶尔几声鸟鸣,更显幽深老林中的静谧。一个悬疑总在脑中徘徊:大使先生吃错了药?为什么要翻山越岭来这儿安家?或许已经呆不下去回比利时了,才留下如此残垣断壁?


    绕到房屋后面,老邓突然一声惊叫:“看,那边还有一栋房子。”


    急匆匆冲过300多米开阔地,哇,雪白墙,玻璃窗,远山辽远,近花蔟开……乡下无此好房,肯定是奈斯居住地无疑。还没来得及扣门,大门忽然打开,一个头戴草帽,身材高大的外国老头走了出来,冲着我们微笑,摊开双手比个动作,他要下地干活。这位老外,既便有远客来访,仍须按他事先的安排进行,他让夫人先接待我们。第一印象,我感受到了这位外交官办事的严谨风格。




    他夫人名叫邓旻燕,的确是东川人,看上去40多岁,仪表端庄,谈吐自若,弯弯的眉眼和弧形的嘴角似乎永远挂着微笑,我突然想起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她接待亲戚般把我们迎进客厅,说这儿是乡下,不须换鞋。


    客厅亮亮堂堂,中西风格相融,进门一架风琴,显示出主人的雅致。灰色沙发后面是满架图书。尤为引人瞩目是两个古色古香的中式双门柜,女主人说是千里迢迢从比利时驻京大使馆运来,奈斯旧情难舍,中国情难移。墙上的大小镜框排列有序,既有简练的风景图片,又有胡锦涛、习近平接见奈斯的镜头。外交场合的奈斯西装革履,和刚才看见一身简装出门干活者判若两人。






    邓旻燕热情的一趟趟端出她自制的索梅蜂蜜浆和杨梅酒,以及她亲手烤的西式硬皮面包,加上每人面前摆放一套不锈钢的刀子叉子,西方生活方式在无意中显露无遗。


    讲起往事,邓旻燕神情庄重,虽然不是她和奈斯人生的完整故事,却如桌上诱人的绛紫琼浆鲜妍诱人。


    邓旻燕原本是东川粮食局职工,一次单位送她到北京学习,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奈斯。西方的奈斯对东方姑娘邓旻燕一见钟情,当然在于她的漂亮,在于她的温柔。“稳重”而纯洁的邓旻燕按中国女性惯常的思维,却犹豫再三,眼前这个“老外”有何“能耐”?“良心”如何?比利时和中国一样吗?最终她同意嫁给奈斯,当然是在对奈斯逐渐了解之后,外交官人品人格的优秀,是她含情脉脉“点头”的重要因素。


    令邓旻燕尤为感动的是,当奈斯提前退休,褪去一身光环之后,竟然选择随邓旻燕到云南生活。




    云南山奇水秀,处到是绝色风光。大理、丽江、西双版纳……奈斯都放弃了,最后,确定扎根在大山深处的东川乌龙镇园子村这个地方。这儿无房无屋,只有长在海抜1800多米山顶的青松,以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的一片蓝天白云。他们买下30亩荒地,10亩山林,借附近一户村民家临时住下,开始筹划建屋盖房和开荒种地。


    说起当初的劳累艰辛,邓旻燕仍一脸凝重。那时,干完一天活换下一身脏衣服没有肥皂洗,只能从苦楝子树上摘下几捧果子,搓出泡沫当肥皂。几块木板牛毛毡搭一个简易厕所,现在还留在树林边,算是一个见证和纪念……


    说到此,奈斯从地里回来了,一脸微笑表达了他没从头赔我们的歉意,并听明白了我们正在话“当年”。邓旻燕半嗔半认真地问奈斯:“你当初选择来这里,是看中这片地方还是因为我?”奈斯没作正面回答,也没有用“无可奉告”的外交语言搪塞,只是笑着伸出食指压住嘴唇,做了个不许出声的动作和表情,好一个聪明幽默的外交官。


    到地里参观时,讲解员仍是邓旻燕,奈斯跟在旁边。园里的果树有十几种:桃李杏梅,柚核梨榴,开花的开花,挂果的挂果,一园热闹,一园丰盛。果树下一片黑麦正等待收割。在这儿,奈斯禁止使用一切化学肥料,他们用农家肥种地,用蚂蚱喂鸡,用特制的木箱诱捕虫子,一片无公害种庄稼的试验地。这儿“地上无厂、地下无矿”,森林覆盖率为20.4%,具有较好的农业生态基础和开发潜力。邓旻燕说,这片土地干净,野生菌也很多。她做饭烧着水时,还来得及到松林中拣回一蓝菌子做菌汤。


    此刻邓旻燕才道出了奈斯选择在这儿当“农民”的原因,他要在这儿通过试验推促环保,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是土地,而土地不能污染。此外,他还要通过自已开恳荒地的成功,让年青人有信心建设好自已的家园。这位在众多外交活动中显耀的人物,参与过比利时外交部授予他负责联合国的事务,包括国际型事法庭的建立,第二届世界人口老龄化会议,联合国大会第五和第六届委员,安理会维和行动,欧盟---中国联合创新中心创始人,昆明中欧商务贸易中心董事长……


    但是,他选择了提前退休,并留在中国这片他深爱的、充满活力的土地上。他的愿望是,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将会把他在国际事务、商务、管理和垮境投资方面积累的经验应用到接下来的工作中……




    “接下来的工作”是些什么?无疑还有很多,但自2012年开始,前后整整8年,他在服务于全球性事务的同时,创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机构:KABISSA联合创始人---中国云南省东川有机农场。他还有一个重要身份:持有中国永久居民卡的“东川农民”。


    离开奈斯夫妇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高远的天空一片蔚蓝,洁白的云朵从松林上空飘过,好一个山高路远的生态之地,静穆之地。挥手之间,我也深深爱上了这个并非贫穷孤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