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纪实 > 马背上的元绿高速 ——记元绿高速临电施工

马背上的元绿高速 ——记元绿高速临电施工

作者:韩冬艳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4-24


马背上的元绿高速

——记元绿高速临电施工

作者:韩冬艳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元绿高速大地上时,马儿们高扬着头颅,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嘶叫声,一个接一个的马儿凝成一个整体,快速向前推进着,远远的就能听到山谷里传来一串又一串马蹄声,嘈嘈声切切声互为交错地弹奏,就像大珠小珠一串串掉落玉盘。

元绿高速临时施工用电工程,从施工现场的勘探到设计图纸确认的那一刻起,建设者们就知道这项工程的艰巨性。其中涉及新建35KV铁塔61基,线路长23.4kM,塔高24m,35kV铁塔的基点全部在大山险要的地方,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材料运输成为一大难题,可这块骨头再硬,也要扎扎实实的啃完。经过指挥部、项目部及临电分部现场实地对路线及堆料场勘察后,制定了“马帮”运输的方案,因而,施工现场便多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马帮”。

现场中,运输材料的有马也有骡子,但骡子力气比马大,马比骡子更灵活,马和骡子在这里都统称为“马帮”。

 

47匹马,18名马夫在山间运输材料

 2017年71日,元绿高速破土动工了,项目位于元阳县和绿春县境内,是规划的省高网S26蒙自至孟连高速公路的重要路段。起点接正在实施的红河至蔓耗高速公路,终点与规划的绿春至江城高速公路顺接。全线总计84.882公里,初步设计批准概算为143.8亿元,其中建安费122.9亿元。建设工期36个月。

元绿高速路线总体走向由北西向南东展布,位于红河右岸斜坡中上部及哀牢山山脉两侧。项目区山间分布的沟谷切割深、密度大,且深山中树木较多,交通极为不便。

俗话说得好,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通往1#-61#基铁塔的沿线涉及水田、旱田、茶地、林地,没有施工道路,于是临电分部对每基铁塔搬运路线、堆料场一一进行勘测,对每基铁塔路线、堆料场地形、地貌,路面宽度、平整度仔细考察,同时对可能涉及的水田、旱田、茶地、林地进行取证后,制定了确实可行的方案。项目部及指挥部领导班子勘查审核后,当机立断决定使用马帮方案。方案决定后,紧接着项目部积极组织临电分部修建马帮便道,并找来马帮,47匹骡马,18名马夫分三队开始运输。马帮的到来,给孤寂的大山增添了几份灵气,在深山丛林间来来回回踏出了一条小道。

在红河州绿春县十二脚深山里,马帮把铁塔交叉铁运到指定的地方后,一人牵着马匹,一人扶持主材,一人将麻绳松开,将交叉铁按编号依次摆放,卸完后,接着又开始驮下一趟。

砂石料搬运要用相应的箩筐,首先要将箩筐固定在马背上,然后人工将砂石料装进箩筐,装满后将箩筐盖盖好,防止在运输过程中洒落,然后马匹按照顺序依次搬运。马帮艰难地爬至陡坡时,走在最后面的一匹骡子四蹄突然打滑,站立不稳,四腿迅速跪地,保持着匍匐的姿势,一步一步下滑后跪倒在地。四肢膝盖被坚磨破了,男孩立马跑去抱住骡子的脚,并趴在身上哭泣起来。在18名马夫中,男孩是年龄最小的,今年20岁,骡子是男孩从小喂养长大,看着马儿受伤,心里十分难受,含着泪牵着马将材料运输到指定地点。山高路陡,道路泥泞,半山腰的泥径上布满了马蹄印。如果天气晴好,小道不滑,一天能多驮几次,但由于小道狭窄,必须非常小心,否则有可能马匹翻下路边或坡底。

一路走走停停,随着山势越来越陡,马儿身上开始冒出热气,和着山里的雾气,形成一幅别样的图景。

 


一匹马每天来回走60公里 运输材料1吨多

“马帮的任务是向山上搬运N1-N61#基铁塔的塔材及砂石料、水泥、水、模板等辅材,基础的沙石料从车辆卸料位置转运到铁塔安装位置,每匹马一次要运输百来斤。运输道路狭窄,施工任务重,如何确保马帮人员的安全及马匹财产安全一直是现场管理的重点”临电分部的安全总监王洪通这样说道。

马夫们每天驱赶着马儿在元绿高速的大山上来来回回五六十公里,有条不紊的运送着施工材料,在施工现场、山林里碰到马帮也不是啥新鲜事了,马夫们牵着马哼着歌,摇摇晃晃地行进着。

元绿高速的大山大多是原始森林,植被覆盖率高,上山的路很窄,满足不了运输要求,都是临时开出来的便道。铁塔塔材搬运时,先将马鞍固定在马背上,需两人将铁塔主材平衡放置在马鞍上,一人将主材绑扎稳固,防止在运输过程中倾斜、滑动,然后马匹才按照顺序依次搬运。铁塔材料中长的有34米长,在运输中,铁塔时常会被山间的树绊住,马夫们总要走在后面用手扶着理顺才能通过,走累了,马匹会站在原地喘气,马夫们也间接歇一歇。山林中,赶马的吆喝声、牲口喘气声和马蹄声此起彼伏。

坡陡路滑,一匹匹马儿在山路上踏出一个又一个深坑,颤抖着腿慢慢地向上挪动着,重物在马背上来回摩擦,马背上的毛发早已被磨得锃亮甚至出现一道道裂口。

运输材料的路最远的有五六公里,但上坡较多,运输一趟需要花40多分钟,卸完材料,稍作休息,又赶着下山拉第二趟。大的铁塔材料每块重70多斤,每匹马一次要驮两块,近150斤,一天下来,他们要往返10次走60公里,运送材料重达1吨多。

          

“漂”在元绿大山的马帮 摔死一匹,累死一匹

山里湿气大,即便是晴天的早晨,山间也是云雾缭绕,来回的马帮仿佛在云雾间游走,马夫们天亮就起床,身负重物的马儿奋力扬蹄,马夫高扬马鞭只是装装样子,并不舍得抽打它们,“嘿哟,嘿哟……”的吆喝声在群山间回荡。这样一幅原始粗犷的画面,看起来回味无穷,可跟一趟下来,身上除了汗就是灰。

驮货的时候马夫都会很谨慎,那么陡的坡和悬崖峭壁,再加上背上驮几百斤重的货物,稍不注意就会滚坡了,要是滚坡了,不摔死也会摔伤。马帮里有一匹骡子在运输材料时,由于山路太陡,下坡时控制不住惯性,从陡坡上摔了下去,当时爬起来就踉踉跄跄,马夫以为这骡子活不了了,非常伤心,但坚强的骡子还是坚持着,项目部人员及时找来兽医进行医治,医治一个月后,还是离开了。当骡子从山上摔下的时候,本能地收缩起四条腿,整个身子蜷缩得像个球似的,马夫说“这不是摔,而是滚,要是牛早死了,活不了这么久”。

干这么重的活,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食物,马夫们一天至少得喂四次马,晚上还要起来添草。每次收工回到休息的地方,要先给骡马们拌上料让它们先吃着,然后自己才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细心的马夫们喂料时发现一匹马不吃东西,精神不是很好,“这久驮的太重了,肯定是累伤了,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过来”说话的时候马夫语气有些沉重,工友们立即找来兽医,买来药,但马儿精神一天不如一天,虽然极力抢救,最终也没能挽回。

 


三月攻坚战终得圆满

元绿高速经过的绿春县、红河县、元阳县,天气变化多端,常常一阵大雨一阵晴天,运输材料小道树木葱郁,沟壑重重,知名的不知名的虫子和蛇出没频繁,为确保马夫们的健康及在运输材料过程的安全,项目部为各个马队选一名队长,并配备相应的药物:消毒液、医用纱布、红花油、季德胜蛇药片、红霉素软膏、布洛芬缓释胶囊等,虽然跟马夫们时间不长,元绿高速建设者与马帮却有着深厚的感情。

“从驻地到施工点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车子开不上去,到施工现场都是脚走,很多时候都来不及回去吃饭,要是遇到下雨天一来一回,不仅危险,一天的时间就浪费在路上了。马帮们下山运输材料的时候会给我们带饭,大家再也不用啃干粮填饱肚子了。”现场施工人员说道。

 经过马帮和元绿高速建设者三个月的艰苦鏖战,铁塔材料全部运输完成,并于去年1220日完成主体的铁塔架设和线路架设,等起点搭火完成,并可全线通电。

 

看着深山里来来回回的马帮身影,听着“噔噔噔噔”响个不停的马蹄声,不禁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元绿高速深山里的马帮虽没有琵琶女高超的弹奏技艺,但却声声踏实、步步铿锵,他们用铁蹄和坚强的肉体奏出一曲曲美妙乐章,回荡在元绿高速的青山绿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