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歌 > 荒原雪城诗选

荒原雪城诗选

作者:荒原雪城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7-31

 

 

灯下黑

 

你只习惯看,被光照亮的部分

灯下有什么,那种黑,比光还雪白

 

老虎,苍蝇,蚂蚱

你懂的,被权钱色勾住的肉身

灵魂还没有初长成

 

世间的黑与白,都是灯说了算

就像春夏秋冬,被太阳把玩在股掌之间

 

 

 

四月,风筝被大风叫醒

广场上,一根水做的线

一头拴住童年,一头拴住野心

 

高与低,快与慢

全凭风说了算

 

在黄昏,天空窥探到了

风筝的命运

 

纳帕海草原上

 

此时,屎壳郎在牛粪上

和一朵朵的野花相恋

雪山是它的嫁妆

草甸是它的婚床

牛羊是它的臣妾

那位马背上的遗腹子

赶着成群的野猪,牦牛

忙着去纳帕海和卓玛谈婚论嫁

 

我守着草原上这朵格桑花

见证蓝天白云下

赤条条的灵魂从雪山顶

向肉体一样白的蒙古包奔来

 

亲爱的,兄弟

 

不挥衣袖

不擦泪眼

不再见字如面

这一别

就已到中年

 

任凭青春火焰

在酒杯中轻舞

任凭人生风霜刀剑

在无垠时空

刻下伤痕

 

哦,亲爱的兄弟

步伐轻浮

歌声如玉

蜜语如晚风

拂过灵魂的彼岸

什么也不要说

说什么也是多余

你的声音

在秋的门槛

如一个个涟漪

旋转

 

想起昨夜

北京夜色低垂

飞机舷窗外

唾手可得的天堂

呈现昨夜梦境

 

忆起今夜

昆明暖风兑美酒

抵不过心底启航的诗篇

 

兄弟啊,兄弟

这么多年,酒

很少在身体攻城略地

情很难在肉身刻下伤痕

为何昨夜举杯

又如云坠地

 

只有这一别

让我想起

酒掏空的身体

灵魂深处还有一首诗

寄给你

 

西

 

邛海染湿月亮

醒来,山鹰低旋

灵魂逃出肉身

今夜这场醉

只为与你

浪迹大小凉山

浪迹红火楚雄

 

彝宴终有散场

你我素为谋面

为何以此大礼

 

毕摩诵经祈福声

惊醒心窝里奔跑的麂子

从楚雄越过西昌

从前世越过今生

今夜,醉是醉了些

还想用

被酒淋湿的词句

兑着杯中老虎的金黄

和你痛饮人间

 

 

鱼王泪

 

陈哥,你要走

就和你喝了三日酒

说好这一杯之后

春天,我们就去你老家

在抚仙湖边搭个地铺

发呆,做梦,继续喝酒

 

江湖上

人人都封你为酒王

但我知道

你在大姚七年

兄弟你我喝下的酒

醉醒了星星

砸疼了月亮

终将不抵你在开渔节

捞上的鱼王

一滴眼泪

 

那时你年轻

阳光从你眼睛里溜出来

染白了你的黑发和青春

你的故事,被酒熏醉

让湿漉漉的心

无处窖藏 

 

徐霞客夜宿德云寺

 

霞客成为资深驴友之前

在家读了四年书,从未到过大姚

有一天梦里,却与德云寺彻庸禅师喝茶

三百八十年过去了,霞客梦还没有醒

在寺里深深浅浅的光影里

人们在找他住过的房间

在读着它留下他的诗句

在打听他和彻庸禅师说了些什么

霞客游记暗带玄机

钟楼的风在窃笑

鼓楼的鼓已年老色衰

他们是知道秘密的

也有人说,霞客等了禅师两天

松下童子始终不告诉他禅师的行迹

他留下的两首诗,只能交给汉字

明天他们就把他刻在石头上

石头怕疼,游客会知道吗

三百年后,有人会读懂

有人还是像个童子

不告诉霞客,禅师去哪里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早醒的虫儿被鸟儿吃

鸟儿,虫儿都没错

春天,错了吗

鸟儿把春梦啄破

梦里是虫

梦醒是鸟

其实,什么也没发生

虫儿是虫儿,鸟儿是鸟儿

你还是你吗

梦的翅膀被天空收藏

鸟的梦呢?

 

 

爷爷的影子 

 

爷爷说老就老了

他耳朵从小就很背

如今眼睛又老花

吃饭也很少吃绿菜

像个小孩随时剩饭

 

爷爷的犟脾气

说没就没了

他开始吃斋念佛

虔诚得让人掉泪

 

奶奶比爷爷大两岁

身子骨却比爷爷硬朗

成了爷爷的影子

 

爷爷念完佛就成天睡觉

眼睛却睁得大大的

什么话也不说

彷佛这个世界与他无关

 

我在爷爷的影子里长大

很久听不到

爷爷的歌声了

 

清明,爷爷却化成

坟前一抔黄土

两行清泪

 

 

 

你本是石头里

最硬的骨头

被高僧把你从海里

打磨出来

读我

月光伴着遗落的禅声

飘过几百年

为何还如此

滚烫鲜美

 

 

 

龙还在

李贽也在

龙游于心

如晚钟孤独盛开

三登龙山

有天光

如墨金黄

 

树裹紧山

云铺开树

天空,触手有余温

看人间

比鸟声静

如花开惊艳

 

秋,深似井

石林寺诵经声

落在雨心

一路染红林中幽径

山腰之上

千年古刹

只剩下石碑醒着

零落的禅声

深深浅浅

堆砌成古柏断壁间

一半惊雷

一方翡翠的欲

 

鸟儿在云中踏浪

野生菌和孩童

在林中玩捉迷藏

笑魇如佛

 

一棵老树圆寂

一山树就也入定

山顶有寺

关住了风月

关住出鞘的剑

江湖渐远

龙山之巅,人面桃花

恰似初见

 

 

格母女神山

 

我去时,格母女神入定了

泸沽湖是她的一滴泪

另一滴是水里的月亮

他们在安慰水中哭干眼泪的鱼

或是给山腰的云捏捏脚捶捶背

 

有人说,她像头狮子

摩梭人赶转山节时,女神有时会醒

其实山像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看见了她

她也看见了你

在你是你,山是山

在你看见泸沽湖的时候

除了你看见,其它,重要吗

 

 

博尔赫斯的目光

 

没有光

那张迷宫般

醉人的笑脸

20多年来

温暖着我

杂乱无章的

文字和旅夜

 

那把落满余温的剑

似老虎金黄

或是菊与春天

 

今夜,博尔赫斯

像罂粟花般开放

月光醉了又醒

诗意,一浪又一浪

潮水般地催开

内心的地宫

 

在恍惚的人间

这一切

虚幻得像你面前

那面时光的墨镜

散发着玫瑰色的暗香

 

   

    作者简介:荒原雪城,原名薛成,云南省大姚县人,1999年毕业于文山师专中文系,曾任学校文学社社长、主编,在各级媒体刊发文学作品数十篇。喜欢在日常生活中,以诗意的途径追求生命的美,近20年的文学道路上,一直致力于在阅读、自然、旅游、交友、思考之中寻找创新,在创作之中追求诗性与人性统一,哲理与思辨的融合,在传承传统,对先锋浪潮有着梦一样的追求。

 

 

 

 编辑:蓝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