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报告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在悬崖上“跳舞”的“蜘蛛侠”

在悬崖上“跳舞”的“蜘蛛侠”

作者:韩冬艳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3-25

    

   

      在悬崖上“跳舞”的“蜘蛛侠”

     ——记市政总承包部元蔓高速小河口1号、2号、3号桥桩基施工 

 

层峦叠嶂的群山,险峻陡峭的危崖,深不可测的河水,爬坡上坎已是稀松平常,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筑路之险,险于绝壁架桥。即便是如此难走的路,元蔓高速这群筑路人没有妥协,而是撸起袖子与他们上演着一场“蜘蛛侠大战悬崖峭壁”的硬战。                                                                                                                                                                                                                                                                  —题记


11月8日,35度的室外高温,50余米高悬崖间,40个绑着安全带的“蜘蛛人”,正在大汗淋漓地往崖壁里打入锚杆修建栈道,该栈道专供人员上下,为桥梁栈桥桩基桩基施工提供操作平台。

元江至蔓耗(红河段)高速公路横贯红河州中部区域,经红河县、元阳县、建水县、金平县、个旧市境内路线全长138.66891公里,地里环境复杂,沿线多悬崖峭壁。然而,设计在悬崖上的桩基、墩柱成为元蔓高速的硬骨头之一,建投人的路,从来就没有平坦的大道,再难也要想办法走完。 

 

 

     绝壁中寻得一丝“立足之地”

 

设计在悬崖上的桩基、桥墩分别是与长滩1号隧道入口相接的小河口1号中桥,与出口右幅相接的小河口2号中桥及与出口左幅相接的小河口3号大桥,该段由元蔓高速土建十二分部承建,桥址区为构造侵蚀剥蚀低山陡坡地貌,各桥墩位于冲沟及两侧山坡上,两桥台位于两侧残丘的山坡上,桥区植被发育,自然坡度近80°,桥的左侧为红河,按照设计方案,在峭壁高山、岩坚道险的悬崖上共有52棵桩基,45棵墩柱。

要在悬崖上打桩基、立墩柱,首先得在绝壁中有一丝“立足之地”,项目部领导当机立断,一边安排技术人员制作技术方案,一边加强与政府、村委会相关人员的沟通,征迁工作火速开展。

提起小河口段桥梁,元蔓高速十二分部负责征迁的高建昆顿时激动起来“参与修建过好几条高速,还没见过比这条高速有挑战性的。到元蔓高速我便负责征迁工作,当天我与当地征迁办及几个村民去小河口大桥位置量地,走近边坡一看:么么三三!是50多米的悬崖,上半部分是土夹石,杂草树木丛生,下半部分基本都是坚硬的大石头,悬崖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河水,看着就够瘆人了,大家心里都打了寒颤,不约而同往后退了退,惊讶道:“这哪是来量地,简直就是探险”。“我们当地从来没有人敢下去”村民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为抓紧时间完成征迁工作,为后续工作创造工作面,胆大心细的小高鼓足勇气说:“我下去试试”,说完将两条安全绳往下放,肩上挎起包、腰间系好安全带,已开始行动起来,在悬崖上缓缓爬行。几小时后眼看工作就要完成,他突然脚底打滑,不小心摔倒在树枝上,上面的人手心都捏了一把汗。等他爬上去的时候,身上都是刮伤,衣服都是湿的,大家都被吓得不敢说话。“其实我当时心里也很害怕,坡度太陡了,在上面有一种‘飞檐走壁’的感觉,当可是已经下去一半了,进退两难,只有鼓足勇气继续”说着的时候他脸上肌肉紧绷,那样的情形似乎还在眼前。

要在绝壁中“立足”,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还要跟蛇斗。“当时丈量工作已经完成,我带着几个刚毕业的伙子去测量放线,绑好安全带后,我第一个下去,几个伙子跟在我后面陆续下来,大家一边下一边相互提醒,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伙子突然间一声不吭跟猴似的‘唰唰唰’迅速往回爬,大家正在纳闷的时候,另一个伙子大叫了一声‘啊’,大家回头看见灰黑色的眼镜蛇正在崖壁间虎视眈眈,那是只在电视上见到过的情形。大家都冒了一身汗,拼命往回撤,生怕蛇跟上来”说着的时候分部技术负责人刘方啟眉头紧蹙“几个伙子被吓得脸色苍白,上去后好久才说出话来”。

据当地村民介绍,这里环境湿热,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各种蛇非常多,尤其是眼镜蛇,山里距离医院要一个多小时,被咬到生还的机会不大,如果被眼镜王蛇咬到,那就无力回天了,所以一定做好防范工作。后来,大家下去之前就用几个石头顺着崖边先滚下去,把蛇先吓跑,在裤子上缝上硫磺包,包里的抗毒血清等药物寸步不离,在之后的工作中也遇到很多蛇,一次次的经验使大家都练就一身极强的自救能力与良好的防范意识。每次安全返回地面都觉得又获得了一次重生机会,正是筑路人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勇气,他们终在绝壁中寻得一丝“立足之地”。 

    

    “蜘蛛人”80陡坡上搭设操作平台

 

上午7点,工人们将比手指粗的缆绳系在腰间,带上防暑药品,一个个到悬崖上开始钻孔、套钢管,大概攀登了二十分钟后,终于到了80多度最陡的坡度,这里是一处50多米高的悬崖,下面是红河,工人们就是要在崖壁上用人工凿上成百上千个桩孔作为栈道搭设的支撑点。

该路段隧道进出口均与桥梁结合,各施工点操作面狭窄,受地理条件所致,地形陡峭,为了在绝壁中打桩基,十二分部经过踏勘,制作多套方案,市政部元蔓高速项目根据现场实际,本着环保的原则,比对出最佳方案,同意在悬崖上搭设钢管架栈道为操作平台,既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也保护红河不受污染,确实做到了“既要青山绿水,也要金山银山”。位于悬崖陡坡的桥梁桩基,技术人员将桩位坐标、标高测设,然后各排桩基视地形情况搭设栈道专供人员上下通行,并用脚手管搭设临边防护,防止人员上下滑倒或者坠落。然后再在桩位处搭设钢管架操作平台,遇桩位在岩石上的,采用空压机、风镐等设备进行凿除。

施工平台地处危岩带,再加上各施工点受地理条件所致,操作面狭窄,背着安全绳,需悬在空中作业,对于常人悬在空中六七个小时不干活都难于忍受,“蜘蛛人”附在悬崖上用空压机卖力的钻着孔,一个孔需要半小时,顺利的话,一人一天能钻十个。

“虽然只是施工栈道,从选材到施工的每一道工序都是很讲究的。遇山体坡度较陡的山体地形时,就搭设斜撑式脚手架栈道。搭设斜撑式栈道时首先要在完整的崖壁上打固定桩,固定桩采用长1300毫米直径为25毫米的三级螺纹钢锚入崖层1000毫米,留300毫米穿进斜撑钢管内。因陡坡段风化岩呈破碎状,螺纹钢锚入岩层过小,在不断增加荷载的施工过程中,可能会造成岩石破坏,加大安全隐患,因此螺纹钢锚入崖层的长度都需要准确无误。如遇坡度较缓、有部分平台落脚或有条件开挖落脚平台的山体地形时,采用多排脚手架栈道。”十二分部项目经理王思润娓娓道来,“施工班组因为工程情况危险干跑了好几拨,那段时间觉都睡不踏实,半夜也随时醒来。”


  
    40人在绝壁中舞出“悬崖栈道 

 

陡峭的岩壁下面不是石头就是河水,这时迈出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脚踏实地。工人们个个小心谨慎,随着越来越陡的崖壁,他们的步子也越来越沉。金平的天气炎热,再背上安全带,脊背上一直是汗水淋漓。40个工人悬在光秃秃的石壁上,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远远看去,他们好像是在半空表演。当地的百姓称这里的悬崖“猴子回窝都会打滑”,看到“蜘蛛人”在绝壁上行走,村民赞叹不已。

悬崖上不是树枝就是石头,每天下班后,衣服裤子不是被刮破了就是被磨破了,身上的都是血痕,手指、指甲里面都是血。部分工友们倒很乐观,时常开玩笑说自己穿着最时髦的不规则破洞衣服,有着大自然雕刻的独一无二的纹身及血丝装点的梅花指甲。可每次看到它们上来的情形,管理人员们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时常给大家备着酒精、纱布,止血药等等,为了让他们少受点伤,在安全带上受力多的地方绑上衣服,安全绳发现有毛躁的就及时更换。

因悬空作业,加之气温高,非常消耗体力,项目部督促班组调整上下班时间,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之间实行两班倒,高空作业时间不超过8小时,同时坚持每日班前安全讲话和技术交底,树立工人安全思想意识,现场管理人员和安全员跟工人一起上下班。

现场技术负责人小刘告诉我们,他第一次攀上这个悬崖时,正是上午,阳光照在江面,金光灿烂,碧绿的河水,高俊的山峰,他为这里的景色所震撼,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用心做,让工程不负此景。去年11月,工程开始施工了,虽然做了多次安全、技术交底,他还是不放心,一天都在悬崖上攀爬监督,职责要求自己必须靠前指挥,一天都没休息,等晚上下班的时候,只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看着大家用汗水和心血铺就的一级级栈道,他和工友们一样既自豪又激动,有说不出的欣慰。

该栈道于去年11月开始动工,历经三个月的艰辛,2019年年1月份,千米的栈道全部修筑完成,栈道完成后,悬崖上桥梁栈桥桩基正在紧张有序的开展,在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市政总承包部元蔓高速项目分管领导杨龙、项目经理文明建的带领下,全线施工奋战尤酣,元蔓高速将顺利完成既定目标,给红河州人民及州委州政府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山的雄壮、水的灵动、石的神秘,他们用智慧和汗水默默付出,将天堑一点点变成通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实在难以想象,如此浩大的工程竟是出自默默无闻的“蜘蛛人”之手。放眼望去,现场机械轰鸣,一条条层叠陡峭的栈道在悬崖上昂首挺胸,一级衔着一级,一层压着一层,朝着前方不断延伸。

 

 (市政部元蔓高速:韩冬艳)  



下一篇:

没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