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杨永铭 |力石之夜

杨永铭 |力石之夜

作者:杨永铭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5-02

 

 力石之夜

\杨永铭

 

暮春,马樱花开满彝山,竞相争艳,彝州大地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在这

花绽放时,《37度诗刊》第十三届“我与春天有个约会●人生若无大力石,世上骚人岂有诗”主题诗会在大力石村举行。

 走进大力石村,满山的青松苍劲挺拔,一阵轻柔的微风吹过,含苞欲放的桃花,如同害羞的少女,顿时被唤醒起来。朵朵桃花就像一只只优雅的花蝴蝶,伸展着婀娜多姿的身材,扑打着翅膀,像一位成熟的舞蹈家慢慢坠落。让人目不暇接,神迷意醉,牛羊在山坡悠闲地吃着嫩叶。村里呈现新农村的幸福景象。一座座亮丽的房屋,村容整洁,古树成林,鸟语欢歌。村间的水泥路、太阳能路灯、文化室等展示着村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显示着人们富裕文明幸福的新生活。来到村后山顶,那美酒醇香味迎风飘来,渐渐行近,芳香愈来愈浓烈,美酒沁人心肺,使人如痴如醉,仿佛到了亦幻的人间仙境。

走进这个酿酒出大力石琼浆玉液的地方,受到了主办方和大力石村民的热情接待。诗人们永远不褪去的,是对生活的激情。彝家的阿老表、阿表妹们一曲曲高亢的酒歌,一杯杯美酒,东道主精心准备、热情洋溢的接风宴,为诗人们洗去一路铅尘。

傍晚,太阳就要落山时,那一边只留下半边羞红的笑脸,映红了西边上的晚霞。晚霞的红光慢慢的沿着树干移动,越移越高,从树根照到了树梢。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暮色笼罩着整片天空,道路两旁的霓虹灯亮起了灯光,白天的喧哗渐渐远去,夜晚的糜烂随之而来。夜幕徐徐降临了,红霞已经消退,深蓝色的天穹格外空旷。暮色弥漫,田里微微地散发着温暖的潮气。远方的山,近处田里的稻苗都在这似烟似雾的潮气中变得模糊了,看不见了。渐渐地,溪边的树木,小溪的水面也不清晰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巨大的薄纱裙里。天色越来越暗,深蓝色的天空出现了几颗星星,眨巴着眼睛,俯视着乡村傍晚的美丽景色。偶尔听到几声蛙叫虫鸣,应和着远处水库的水流沉沉而又叮咚的响声,更加显出乡村傍晚的寂静。

夜晚,大力石完小操场上燃起篝火,意犹未尽的诗人们与村民篝火联欢,一场自导自演的文艺晚会拉开帷幕。没有精致的舞台,没有预先的彩排和严格的规划,演员都是诗人和群众自己,大家围火而歌,围火而舞,对着星空,对着跳跃的火焰,对着匆匆放下劳具就闻讯赶来的乡亲,释放着所有的激情和诗情。

醇香的大力石美酒点燃了诗人们的热情,也拉近了诗人与村民们的距离,诸多诗友和摄影爱好者用手机、相机记录了这一幕幕难得的场景:村民们白天在灶火前忙碌,在酒坊间酿酒,在地里劳作。夜晚,他们换上艳丽的彝族服装,围着篝火快乐地跳起乌卡舞……人民群众的劳作本身就是一首最美的诗歌。

力石的夜晚,虽然没有城市里五光十色的霓虹,却有着城市里难以见到的澄明;虽然没有嘈杂喧闹的熙攘,却能听到悦耳的蛙鸣;虽然没有夜幕中的灯红酒绿,却有着梦乡里酣眠的寂静。力石的夜晚,就像一首婉约的小令,处处流淌着安宁。偶尔传来夜行人的脚步声响彻了乡村的夜空,“汪汪汪”的吠声划破了乡村的宁静。谁家的孩子又哭了呢?那稚嫩的哭声让整个村庄充满生机。

弯弯的月亮露出了笑脸,妙曼的月光将清辉洒在村庄,柔柔的晚风送来沁人心肺的花香,潺潺的流水伴着蛐蛐儿的歌声在欢唱,晶莹的露珠宛如天上的星星,飘来飞去的萤火虫成群结队,把乡村变得更加晶莹、更加朦胧。我睡在力石完小学生十人间宿舍的高低床上,重温那40年前在部队睡高低床的生活。有位诗人鼾声连天,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最终,只好起来。走出学校,漫步在力石村巷道。望着乡村的夜景,安静,宁静,朴素,唯美。这夜色像一团墨,给人们不尽相同的梦着色。边走边观赏乡村的夜景,任由清凉的晚风吹拂着脸颊,风中夹杂着醇香的美酒味,很香,很甜,很美。据说大力石酿酒历史悠久,经有600多年。“明朝开国,洪武十四年(1381年),大将傅有德率步骑30万征云南,占曲靖,攻昆明,征大理;沐英治理云南后,大兴屯田,解决粮食问题。”他上疏朱元璋:“云南地广,宜置屯田,令军士开耕,以备储蓄。”从山西晋阳随军征战的景同春自此留籍云南,先后在大理邓川、楚雄禄丰任县丞职。后因故生变去职,几经辗转来到大力石地方。

山西晋阳景氏,世代酿酒贩酒,为晋阳有名酒商。景同春,景氏家主第9子。自小习文练武,随叔父在京都经商求学时被征从军。

大力石村山高路险,地处偏僻,只有数十户彝族先民分散居住,是一个无名山村。景同春买房置地落户地方,因性格豪爽狭义,力大无比且久历世事,干练持重,很快成为村中首领。其所居村子亦被周边村落称作“啥它苏”,即大力士村。

景同春定居后,考查本地环境与水质,认为非常适合酿酒,便以家传山西汾酒工艺,结合本地独特的糯高粱与大湾山泉水酿制成最早的大力石酒,还将酿酒技艺向村民传授。此后大力士村家家有酒灶,户户酒飘香。

坐在小山包上,风似于有无穷无尽的风,在我眼前飘着、包裹着我,撕扯着我的身。似乎想把我变成它们的一部分,那是一种不可言传的奇感觉。

“这些都是风吗?好舒服的感觉。”我感受着这一切,闭着眼的脸上一片陶醉。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一条鱼,在风的海洋中畅游。只不过现在的他和那些邻居比起来,还太过弱小,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后半夜,天渐渐地亮起来,人们的梦渐渐的变薄,亮色像一层纱,覆盖着黎明前的乡村。鸟儿们已经出来活动了,它们站在树枝上,电线上,楼顶上,在练习着合唱。家家户户的门也开了。太阳露出了半张脸,夜幕极不情愿地退去,村民们又开始新的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力石的乡村,月光、夜风、狗叫、哭声和小草的低声絮语交织在一起,质朴、纯真的乡村弥漫着迷人的风韵。

如今的大力石,看到的到处都是新农村的新气象。大力石人依靠勤劳科技正在小康路上向前迈进,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让许多人羡慕。驻足大力石,听着村里的鸡鸣狗吠,听着树上的鸟语声声,听着似有似无的牧童短笛,透过如诗如画的乡村美景,回想力石酒那深邃悠悠的酒文化,和着大力石人豪爽的性情再品尝上一杯力石酒,那种际遇,怎会不令你倍感舒心呢。

大力石山村,这个神奇秀美的地方,在大力石人勤劳智慧汗水的精心呵护下,一定会给村里带来无穷无尽的福气。

大力石物产丰富,人杰地灵,百姓和谐。这里干群关系融洽,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明天的大力石村将更加灿烂辉煌!


(蓝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