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温情小小说四题

温情小小说四题

作者:李桂芳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11-25

    一、咱妈 

 

她病了,得住医院。丈夫工作忙,家里一大堆家务事儿,孩子得接送,她得要人送饭。丈夫说:“让妈来帮咱们几天吧。”

“谁妈?”她问。其实,她心里清楚婆婆和自己曾经的恩恩怨怨、纠纠葛葛,她是不会来的。她也不希望婆婆来。因为打心眼里,她就没觉出婆婆的好,只记住了她曾经的刻薄和恶毒。每每想起那些争吵斗嘴的场面,她就满心的不痛快。

“你说呢?”丈夫笑着问。丈夫曾经提出过让婆婆来,被她一口否决了。

“当然是我妈了。你妈要能来,哼,等下辈子吧!”她说着,心里又泛起酸楚的泡沫,曾经的委屈和不快像瞬间涨起的海潮,波涛汹涌。

她的母亲在乡下,那时正是农忙时节。她跟母亲打电话,母亲说要收拾一下家里的事儿,等两天再来。

她住进医院的第二天中午,丈夫送来香喷喷的饭菜,说是她母亲做的。她吃得津津有味,还边吃边夸说:“咱妈的手艺可进步不小,做的饭越来越香呢。”丈夫听了在一旁笑着说:“香,你就多吃点呗。对了,妈让我告诉你,她这些天把我们积累的家务多收拾一些,还得买菜、做饭、接送孩子,这路又远,她就暂时不过来看你了。等你好起来回家了,她就得回老家收拾农活儿呢。”

“好吧。我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病。对了,告诉我妈别累着,做不了的家务留着,让我回家再做吧。”她吃完饭,一边咂着嘴品着饭香,一边对一旁的丈夫说。

就这样,住院的一周里,丈夫每天都准点送来饭菜,都是她平日里最爱吃的:西红柿炒蛋,色鲜味美;红烧豆腐,嫩滑可口;香菇炖鸡,清香四溢;萝卜猪蹄,鲜嫩无比……每每吃过一顿饭,她像品过一出精彩的戏,总忍不住要咂磨很久,还在丈夫面前对母亲夸耀不已,使得丈夫不得不鸡啄米般地频频点头称是。她还说,等她出院了,一定好好地跟母亲学两手。待到母亲年老的时候,也做出如此好的菜肴孝敬她老人家。丈夫听着她动情的叙说,有几次都眼睛潮潮的,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

出院那天,母亲没来接她。丈夫对她说:“妈说农活儿忙,已经回去了。我妈……我妈来了,接替你妈照顾你。”她一听,愣在那儿:“你妈来做什么?怎能劳她的大驾?”“别那么说,咱妈是主动来的。”丈夫说。她不相信地白丈夫一眼:“主动来?还不是心疼你,怕你累着,专门来帮你的吧!”丈夫没吭声,知道争不出结果,只得保持缄默。

回到家里,她看到婆婆正在忙着收拾家务。看到自己,笑了说:“回来了。”她瞥一眼婆婆的笑脸,觉得那笑很勉强,像一张生拼硬凑的脸谱,于是只在鼻子里答应一声,径直走进卧室休息。

中午吃饭时,丈夫将饭菜端到她卧室。她瞥一眼那饭菜,丝毫没有食欲。不由想起了母亲的好,想起了母亲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于是,忍不住拨通了娘家的电话:“妈,我回家了,多亏了你前些日子做的饭菜好,我身子恢复得很快呢。”母亲在电话里笑了说:“妈正想给你打电话说说。前些日子家里太忙,没来照顾你。正好,你婆婆打电话说,她来照顾你,让我放心呢……”听了母亲的话,她彻底地愣在了那里,不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丈夫。丈夫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是我妈怕你不肯吃她做的饭,才让我撒了谎,我……”

“别说了,我觉得对不起咱们的妈。”她哽咽着打断丈夫的话,然后默默地端起饭碗,别过身,慢慢地吃起来,泪,无声地流淌……

 

 

   二、冬夜 

 

为了这间公话超市,为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双胞胎儿子,我累得快要窒息了,而丈夫还在外出差。想到这里,我怒火万丈,不由拿起电话,拨通了丈夫的手机说:“你明天再不回来,我就抱着俩孩子回娘家了……”

冷不丁一回头,不知何时,旁边竟站着一个男人,发出虚弱无力的声音。那男人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白色带子上还残留着几丝血迹,煞是醒目。双手也缠满绷带,被捆缚在身上。

男人用肿得只剩下一条缝隙的眼睛乞求地看着我,声音抖抖地说:“大姐,我是刚从前面那家医院偷偷跑出来的,”他朝不远处的那家医院努努嘴说,“我想尽快回去,不然医生会找我。我想请你帮忙打一下电话,行吗?”

“你的电话打给谁的?我在电话里该说些什么呢?”我问。

男人吃力地翕张着嘴巴,我能清晰听到他牙齿打颤的声音,他吐字艰难地说:“电话是打给我老婆的。你不用说什么话,就只对着话筒拍两下,再对着话筒亲一下就好了。”男人浮肿的脸上有羞赧的神色。

我还从未打过这么奇怪的电话,好奇心陡生,于是问:“为什么要这样呢?”

男人低声说:“我老婆是个哑巴,她不能说话,但能听到,我们约好了,每周末打一次电话,由我打回去。”男人说着,肿胀的脸上又显出羞涩来。他继续说:“我们约好了,如果平安无事,我就把话筒拍两下……”男人顿了顿说,“如果想她了,就对着话筒亲一下。大姐,让你见笑了,我们这样打电话,她既能明白,又能省钱。今天又是周末,我是想方设法从医院逃出来的,一定得给她这个电话,怕她担心!”

听了男人的话,我的眼眶潮潮的。我激动地拿起话筒,正要按他说的开始打电话,男人又突然叫住了我说:“大姐,你千万只能对着话筒拍两下,多拍一下就表示我出事了,我不想让她担心!”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打这个神圣美好的电话。拨通了号码,我重重地朝话筒拍了两下。电话那头竟也重重地回了两下。我赶紧捂住话筒,转身低声向男人汇报。男人笑了说:“她是在告诉我,她也好。”

“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我问。

“你就重重亲一下话筒,打个啵就是了。”男人肿胀的脸又红了,像涂了两片胭脂。

我还从来没这样浪漫过呢,哪怕和老公初恋时。我不禁被这对农民夫妻的美丽情怀感动了,于是庄重严肃地对着话筒,嘬起嘴巴,重重地亲了一下。

打完电话,男人感激地对我说:“大姐,谢谢你。我的衣服兜里有五块钱,我手不方便,麻烦你帮忙掏一下,你看够不够电话费?”

我赶紧摆摆手说:“你快回医院吧,这大冷的天,别弄感冒了,别说什么钱不钱的!”

“大姐,那就谢谢了!”男人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蹒跚着走出门去。

男人刚转过街角,我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了丈夫的电话,柔声说:“亲爱的,我想你了,亲亲我好吗?”

丈夫愣了片刻,颤声说:“好!”电话里,便传来一个响响的啵音,清脆温暖,盖过了冬夜寒风的呼啸……

 

 

    三、红薯 

 

汽车在崎岖的山道上风驰电掣。儿子双手紧紧地把着方向盘,却不自觉地将嘴巴张得老大,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昨晚,陪母亲聊了很久,直到呵欠连连、睡意浓浓才躺下。

汽车在一处弯道时,电话急切地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母亲在电话里说,儿啊,专门给你准备的红薯,你咋忘带了呢?

儿子便猛拍脑门。是呀,此行回家,其实就是专门拿红薯的。

前些天,母亲在电话里喜滋滋地告诉儿子说,儿啊,妈今年专门种了你爱吃的良种红薯,白皮红瓤,吃到嘴里,跟糖一样,老远还能闻到香味儿呢。

儿子便满口生津,几乎要垂涎三尺了。

其实儿子明白,寡居的母亲,是真想他了。

跟母亲亲亲热热地相处了一天,儿子得赶回去,公司里事儿多,比母亲田间的事情还忙。

母亲理解儿子,早早地就准备了一袋红薯,精挑细选的,洗得干干净净,装在袋子里。红薯修长的个儿,白皙的皮肤,饱满的身子,漂漂亮亮的,个个像好看的乡村姑娘,让人满意,让人欢喜……

而此时,儿子已经离开村子好几十里地了。唉,只怪满脑子都是公司的事情,这不,正急着赶回去开会吗?一个大型招商会议,他负责的。

沉默片刻,儿子说,妈,要不,下次,我再回来拿。儿子语气和婉,像在哄着小孩。儿子生怕母亲生气,没在母亲身边,已经愧疚万分了。

好吧,那你慢慢开,别急。你什么时候回来拿,妈都给你好好留着,放地窖里,鲜着呢。只是,只是——母亲在电话里说话的声音缓缓低沉下去,像个没得到玩具的沮丧的孩子。

儿子的脑海里就渐渐浮现出母亲在田地里忙碌,精心为自己挑选红薯的情景:母亲高高地举着锄头,挖完一丛,捡起来,看看,红薯长得贼眉鼠眼,小里小气的样子,母亲就嘟哝着丢下了,再高高地举起锄头挖下去,终于跳出个块头大大的胖乎乎的,母亲便赶紧捡起来,像捡着个宝贝疙瘩,摩挲掉湿漉漉的泥土,翻来掉去地欣赏,然后笑眯眯地放进了袋子里。母亲一定想到儿子幼小时,贪吃红薯的样子:又是手抓,又是嘴啃,歪着脑袋,吃得呼噜噜直响,像头抢食的小猪娃。儿子一直长得虎头虎脑,结结实实的样子,让母亲很骄傲。母亲说,那就是吃了红薯的缘故,红薯养人……

儿子挂了电话,车速就不由自主地慢下来。

儿子的汽车在村头鸣叫的时候,母亲吃惊地从那棵高大的枣树下站起来。深秋的风里,母亲花白的头发在不停地飞舞着,猎猎如旗。

儿子看着,心头一阵揪似的痛。

儿子从车里出来,迎上前。母亲激动得泪光闪闪,她说,儿啊,没想到,你真回来了,妈就想,万一你要回来,妈就在这里等等!

妈,我想吃红薯呢,咋能不回来?儿子接过母亲手里已经捂得热乎乎的口袋,颤抖着说。

儿子麻利地装上红薯,赶紧开车启程了。开出老远,儿子透过后视镜,看到母亲还站在那株已经干枯的枣树下。儿子就忆起小时候,母亲背着他去那树下捡枣子吃。而今,母亲就跟那枣树一样,已经枯萎了,可儿子还得远行。儿子想着,泪就涌出来。

正在这时,经理来电话了。经理在电话里急吼吼地说,你怎么搞的?不是该你主持会议吗?你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经理,我恐怕赶不到了,拜托你重新找人吧。我回家拿红薯了。

你开什么玩笑?拿红薯?这次招商成功了,你可以分红好几万呢,你说可以买多少红薯?

经理,那不是一回事。对不起,我真的来不了!

那你就永远也别来了,拿你的红薯去吧!

他妈的,永远就永远,只要有红薯!他挂了电话。

转过一道山湾。他将头伸出车窗,回视,母亲还在枣树下目送他。那瘦削的身影,活脱脱一截枯老的树桩。

他的泪水又涌出来。 

 

 

      四、检讨 

 

昨日晚自习后,赵飞见缝插针去了网吧。本想过过网瘾就撤退,没想被刘老师逮个正着。此时,赵飞正按刘老师的要求写5000字的检讨。

写了半天,仔细数数,才两千多字。他已经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将打游戏的原因和经过,及所触犯的中学生条例列举完毕,余下还怎么凑够三千字呢?他曾经向刘老师求情说:“能不能换一种惩罚方式,比如绕操场跑圈,五十圈也可以。”他是体育健将,跑圈是他的长项。可刘老师偏不,只微笑着说:“你的思想早该好好梳理一下,正好,这次机会来了,五千字,还不一定能将你复杂的思想搞清楚呢。”

他抓耳挠腮,搜肠刮肚,依旧凑不够五千字,怎么办?最要命的是,他饥肠辘辘,饥饿如蛔虫一样在噬咬着他的脏腑。

“怎么,饿晕了吧?看,我给你送来了什么好吃的?”好朋友张震轻脚轻手地进来了。

赵飞忍不住凑上前,贪婪地深吸一口气:“哎呀,好香呀!快,让我尝尝!”说完,赵飞又紧张地四处望望,如一只偷吃粮食的小老鼠,“对了,你来的时候,老刘没看见吧?我可是戴罪之身,要是被他撞见,又要罪加一等!那家伙,太可恶了!”

“你放心吃吧!我已替你侦察好了。”说完,张震揭开饭盒,一股浓香扑面而来。

“呀,面条,香喷喷的面条!哈哈,还有两个煎蛋!”赵飞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对张震说,“哥们儿,你放心,以后你要是被老刘惩罚不许吃饭,我一定舍命救援!”

“去你的,乌鸦嘴,我才不会像你那么狼狈呢!说实话,都要考试了,你还去网吧,真是糊涂!”

“考好考坏是我自己的事情,他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次倒好,他竟然不让我吃饭,太残忍了!简直就是暴君,强盗,坏蛋,恶人!蛇蝎心肠,狼心狗肺!”

“你骂够了没有?你好好想想,自从你爸爸妈妈离婚后,你就全变了,打架,上网,上课睡觉,深夜翻围墙。你犯了那么多事,刘老师并没有放弃你!而是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给你讲道理,做工作,可你听从了吗?”

“别说了,你是他派来的间谍吧?怎么跟他一个腔调?”赵飞已经三两下扒完饭,啪地将空碗扔在桌上,怒吼着,“别以为给我送碗饭,就成了我恩人,可以这样指手画脚地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呀?”

“我是谁?我只是一个真心帮你的朋友,一个被刘老师悄悄派来给你送饭的学生!知道吗,我本来是答应刘老师不说的,他只让我悄悄给你送来,别说是他亲自做的饭。可是你,你刚才骂他什么来着?班里同学听到了,不揍扁你才怪呢!”张震的声音也大起来,对赵飞怒目而视。

“还有这个,是刘老师女儿的,刚才临出门,他让我带给你。”说着,张震塞给赵飞一个暖烘烘的手炉。

赵飞抱着手炉慢慢蹲在了地上,垂着头,肩膀耸动着,低声抽泣起来……

窗外,冬日的寒风呼啸依旧,赵飞心里却已是春天了,花红柳绿,阳光灿烂。

 

    作者简介:李桂芳,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会员,广元市则天女子文学社副社长,广元市科普作家协会副会长,《读者》签约作家,全国“十佳教师作家”。

    出版青春校园小说集《菊香的心事》《飞舞的红纱巾》《飘逝的童谣》《少年的心事你别猜》和童话集《神奇的手》。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百余万字,小说入选《中国微型小说年度精选》《中国最好看的小小说》《精美微型小说读本》《感动你一生的微型小说全集》等百余种精选本,近百篇被《读者》《青年文摘》《意林》《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